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理财客 东南配资 极酷区配资
极酷区配资 首页 财经快讯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风险投资条款解读|共同出售权条款

nshukwrd 2020-1-12 14:10 729人围观 财经快讯

风险投资条款解读|共同出售权条款_财经快讯_2020-1-12 14:10发布_极酷区配资_www.jikuqu.com

泉源:创睿微律(ID:WilliamQiu_ZL)
作者:中伦状师事件所 邱建、赖海燕

在此前的《风险投资条款系列解读 | 优先购买权条款》一文中,笔者曾提及有一项投资人优先性权利与优先购买权条款常相伴相随,即本文所要讨论的“共同出售权条款”(Right of Co-Sale)。某种程度上,共同出售权条款与优先购买权条款更像是一对“异卵双胞胎”,二者长相各异,但本质上都是针对首创人转让股权情况下为投资人提供的掩护。本文旨在对共同出售权条款的界说和条款操持要点等举行概要性的总结,供读者参考。

共同出售权条款的界说

“共同出售权”系指,当公司某一股东拟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权(“标的股权”)时,其他特定股东拥有的(按特定比例)在划一条件下与该拟转让股东共同向埋伏股权受让方出售其持有的公司股权的权利。正是由于“共同出售权”具有的跟随他人出售股权的特点,偶尔,也将“共同出售权”称之为“随售权/跟随权”(Tag-Along Right)。

正如我们在《风险投资条款系列解读 | 优先购买权条款》一文中所谈及的,在风险投资生意业务中,投资人本质是在投“人”。如果首创人转让公司股权的,除了要求应当取得投资人的允许以及对标的股权享有优先购买权外,投资人天然也渴望得到能与首创人共同退出的时机,以低沉“人走茶凉”的风险。另一方面,依靠共同出售权,投资人相当于为自身设置了一项卖出期权——即在首创人出售股权时,如投资人以为部门退出条件已具备,也可变相地迫使埋伏股权受让方在划一条件下购买投资人持有的公司股权,进而实现提前部门退出的贸易目标。


对于首创人而言,由于在公司融资时其须要向投资人表现刚强创业、与公司和投资人共进退的刻意,其在出售股权时天然也难以拒绝赋予投资人与其共同售股的权利。固然,首创人也须要关注共同出售权的具体条款安排,妥善思量在只管符合投资人需求的环境下怎样使得本身的股权具有肯定的运动性。


只管共同出售权与优先购买权在风险投资生意业务中经常相伴相生,均是对首创人转让公司股权的限定,但二者仍旧有显着的区别。共同出售权是投资人渴望能与首创人共同出售股权,镌汰在公司的持股,本质上是一项卖出期权(put option);而优先购买权则是投资人渴望能优先受让首创人出售的公司股权,增长在公司的持股,本质上是一项买入期权(call option)。正由于共同出售权与优先购买权的权利使用方向完全相反(卖出vs.买入),因此,在同一项首创人转股变乱中,投资人仅得选择使用此中一项权利,而不得同时使用两项权利(固然,实践中,投资人也不会同时实行“一边买入、一边卖出”的偶尔义操纵)。


共同出售权条款的操持

与优先购买权差异,中国如今的法律并未对共同出售权设置任何专门的明文规定。因此,相较于优先购买权,投资人和首创人、公司在投资协议中操持共同出售权条款时,相对而言也更自由。具体而言,在风险投资生意业务中,投资人和首创人、公司就共同出售权通常关注的紧张标题包罗:


1. 权利方与使命方

与优先购买权差异,共同出售权是一项跟随特定股东对外出售公司股权的权利,因此其权利享有方一样寻常只有投资人。如果赋予首创人共同出售权,既不符合风险投资中投资人投“人”的理念,也不符合风险投资中投资人渴望其所持股权可自由流畅的贸易诉求。


投资人作为权利享有方,对应的使命方一样寻常也就是公司的首创人。固然,与优先购买权类似的是,针对以下几类特定主体的转股活动,投资人也应思量是否将其纳入共同出售权条款的覆盖范围[1]:(1) 首创人持股平台;(2) 直接持股的高管;(3) 员工持股平台。固然,不清除在具体生意业务中,某些优先级高的投资人大概出于贸易目标要求针对次优先级的投资人的转股活动要求享有相应的共同出售权。

2. 行权范围

如前所述,共同出售权通常与优先购买权相伴相生,这就产生了一个标题:若在一项股权出售变乱中,存在多个投资人的,且部门投资人决定使用优先购买权,而部门投资人决定使用共同出售权。此种环境下,拟使用优先购买权的投资人(作为标的股权的受让方)是否有使命购买拟使用共同出售权的投资人的股权?


通常而言,投资人之间的优先购买权与共同出售权一样寻常是受到同等对待的,二者均是赋予投资人的优先性权利,而非是对投资人的使命限定,理应无孰优孰劣之分。因此,在投资协议中,一样寻常会明白,投资人使用共同出售权时可出售的股权基数应当清除已被其他投资人使用优先购买权部门后的标的股权。

3. 行权限期及步伐

(1) 行权限期:中国法律没有对共同出售权设置明文限定,但由于共同出售权通常是与优先购买权相伴相随的,且其行权范围须要剔除被使用优先购买权的标的股权的部门,因此,对共同出售权的行权限期须要思量优先购买权的行权限期,不发起短于优先购买权的行权限期,而且应该将该等限期在投资协议中予以明白约定。


(2) 行权步伐:联合优先购买权,一样寻常而言,共同出售权的行权步伐可包罗以下步调:


①首创人就拟转让标的股权事件向投资人发出书面关照;


②投资人在行权限期内书面复兴行权意愿(包罗是否同意首创人转让标的股权、是否使用优先购买权、是否使用共同出售权、以及拟使用优先购买权或拟共同出售股权的数目等信息);


③在行权限期届满后,首创人向各投资人书面关照各投资人使用优先购买权和共同出售权的环境;


④根据投资人行权环境,首创人/拟使用共同出售权的投资人分别与拟使用优先购买权的投资人和/或终极股权受让方(如有)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管理转股手续,收取转股对价。

4. 权利分配方式

在触发共同出售权的环境下,如果有投资人决定使用共同出售权的,一样寻常该投资人会与拟出售股权的首创人按照如下公式盘算各自可出售的最高股权数额:


该投资人可共同出售的最高股权数额=(全部标的股权-已被其他投资人使用优先购买权所购买的标的股权)×该投资人所持有的公司股权数额÷(全部使用共同出售权的投资人所持有的公司股权数额+拟出售股权的首创人所持有的公司股权数额)。


固然,在某些风险投资生意业务中,若投资人占据会商高点,还可思量要求一项对其更为有利的出售权分配模式——“优先出售权”。在优先出售权的分配模式下,投资人可优先于首创人(而非与首创人共同)向埋伏股权受让方出售其持有的相当于标的股权数目标公司股权。


终极选择何种出售权分配方式,紧张照旧取决于投资人与首创人、公司的贸易会商职位、各方贸易诉求等因素,由生意业务各方协商确定。

5. 权利保障

共同出售权属于约定性权利。为增强对投资人的共同出售权的掩护,一样寻常还会在投资协议中约定如下条款:


(1) 明白投资人使用共同出售权的条件是“划一条件”,即:埋伏股权受让方向拟售股的首创人提供了多么条件,则投资人也应享受不劣于首创人的划一条件(包罗但不限于出售的代价、条件、付出方式及限期等)。


(2) 由于条约相对性的束缚,投资人与首创人所签订的投资协议无法直接束缚非签约方的埋伏股权受让方。实践中,大概出现埋伏股权受让方基于各种缘故起因思量,仅乐意受让首创人持有的公司股权,而拒绝购买投资人持有的公司股权的环境。为了防范前述风险,发起在投资协议中明白,如果埋伏股权受让方以任何方式拒绝从投资人处购买股权的,则该首创人亦不得向埋伏股权受让方出售任何股权,除非首创人按照划一条件同时受让了投资人拟共同出售的股权。

6. 除外实用情况

在某些环境下,首创人转让公司股权的,不宜受到投资人的共同出售权限定。这实质上是在对共同出售权的使用设置除外实用情况。与优先购买权类似,该等除外实用情况一样寻常也包罗如下两类变乱:


(1) 基于某种公道的贸易目标而须要首创人转让公司股权的环境,比方:为鼓励公司员工之目标向员工或员工持股平台转让公司股权;为维持首创人须要的家庭生存须要而举行的股权出售等。


(2) 为保障投资协议其他权利条款的实现之目标而须要首创人转让公司股权的环境,比方:为推行反稀释股权调解、业绩允许股权调解、实行领售生意业务/拖售生意业务、为实行IPO(或类似的资产重组)而举行的股权转让等。

7. 在中国法下实用时的特殊留意事项

如前所述,相较于优先购买权,中国法律并未对共同出售权设置专门的限定规定,但是仍旧须要提请投资人和/或首创人、公司留意中国《公司法》部门涉及股东股权转让规定所大概带来的埋伏影响:


(1) 《公司法》第71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大概部门股权”;“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尚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中国《公司法》赋予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之间自由转股的权利,若投资人渴望就首创人向公司内部股东转让股权的活动亦设置共同出售权的,投资人须要在投资协媾和公司章程中予以明白。


(2) 《公司法》第137条规定:(股份有限公司)股东持有的股份可以依法转让。


中国《公司法》未对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转股限定设置除外情况。若被投公司为一家“股份有限公司”,且投资人渴望对首创人转股设置共同出售权的,保险起见,发起在投资协媾和公司章程中明白投资人的约定共同出售权。


(3) 与优先购买权类似,为进一步保障投资协议中约定的共同出售权的效力温顺遂实行,除在投资协议中明白约定外,投资人还应当要求在公司章程中充实反映共同出售权。若在实践操纵中因某些主管部门出于对公司章程的实质检察要求,而导致公司章程客观上不能完全反应共同出售权的,我们仍旧发起投资人根据各田主管部门的“内部标准差异”而举行机动性的操纵,具体可见笔者在《风险投资条款系列解读 | 优先购买权条款》一文中的发起。

结语

共同出售权与优先购买权系出同源,都是针对首创人转让公司股权情况下为投资人所设置的掩护性权利。在风险投资生意业务中,二者经常如影相随,但相较于优先购买权,中国法律对共同出售权并未有明文限定,使得投资人和首创人、公司在共同出售权条款设置上享有相对更宽松、更自由的土壤与环境。只管云云,共同出售权条款子下仍旧有不少须要投资人和首创人、公司留意的细节要点,各方须要根据具体的生意业务情况和贸易诉求在投资协议中量身定制得当的共同出售权条款。

注:
[1] 对这几类特殊主体是否须要思量设置共同出售权的原理,根本与优先购买权中是否须要设置的原理相似,具体请见《风险投资条款系列解读 | 优先购买权条款》。本文不再赘述。


声明: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态度。本公众号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互换之目标。



  • 清科团体2019中国股权投资年度排名重磅发布!

  • 清科百页PPT重磅发布: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VC/PE市场最新动态!

  • 清科百页解读之投资篇—天下投资数据大起底,一览2019年前三季度投资市场全景

  • 清科百页解读之退出篇—第三季度退出市场回暖,科创板为退出提供新选择

  • 清科百页解读之募资篇---募资数目金额双双降落,一文相识我国募资市场的最新动态

  • 清科季报: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早期市场一连低温,投资金额与数目同比降落

  • 清科季报: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VC市场募投均放缓,但IPO退出显着回升

  • 产业观察:千亿盛宴拉开序幕——中国医美行业的“宿世此生”

  • 清科观察:由各处着花到精耕细作,4万亿引导金将何去何从?

风险投资条款解读|共同出售权条款_财经快讯_2020-1-12 14:10发布_极酷区配资_www.jikuqu.com

风险投资条款解读|共同出售权条款_财经快讯_2020-1-12 14:10发布_极酷区配资_www.jikuqu.com


本文来自极酷区配资门户--www.jikuqu.com收集于网络整理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我有话说......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