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复旦教授袁志刚:改革开放再出发,要进行三大改革

[复制链接]
编者按:
“当前宏观经济面临的挑战”研讨会日前在上海召开,研讨会由复旦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上海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研究基地袁志刚工作室和第一财经研究院联合举办。各界人士对我国宏观经济面临的挑战进行了深入研讨,第一财经特选刊一些发言嘉宾的主要观点,未经本人审阅。
以下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袁志刚的发言要点:
2018年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一年,我最近去国家发改委、发展研究中心跑了几次,给我的感觉是2019年真的很困难。
为什么这么困难,大概有这几个点,第一个问题是全球治理发生变化,尤其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之后。过去四十年有两个东西是很重要的,一个就是美国在二次大战以后所构造的全球治理体系,我们是受益者。现在全球治理出了问题,包括整个货币体系。
第二个问题就是全球产业链正在瓦解。中美贸易摩擦某种程度上表明,制造业全球产业链要开始重新布局。中国制造业发展面临挑战,当中国服务业要替代制造业,在经济中的占比变成50%、60%的时候,就会发现大量结构性问题。
第三个很重要的问题是2019年必须稳,首先外汇储备要稳,第二股市价值要稳,第三民营企业价值要稳,第四房地产要稳。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一定做对了很多东西,亮点在哪里?一个思想就是产权很重要,第二个是契约精神。
e905c632da73b2e976d9790f7c700ea4.jpg

中国的消费其实很简单,食品有了、轻工业产品有了、家用电器有了,再解决的就是住房,中国人和欧洲人、美国人比起来更喜欢住房。
住房一旦启动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分税制,把财政收入集中到中央。房价为什么大规模上涨?主要就是土地,建筑成本长期以来变化不大,房地产既作为需求产品又作为金融产品,如其他投资品不活跃,房地产作为投资品不可避免。
回顾过去还是为了未来的发展,改革开放再出发,到底怎么出发?
未来我觉得就几块,第一块是进一步启动土地产权制度改革,农民三块地一定确权,大规模交易,大规模优化配置,大规模股份化,这个结果是什么?还是劳动生产力的巨大提高,变成现代农业,最大的风险点就是社保,所以政府在制度设计的时候,怎么样把所有土地产权所产生的东西有一部分在社保上做好,另外可以让农民市民化,消化三、四线城市住房,短期稳住房地产价格。
第二块改革就是国企改革,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养老保险包袱越来越大,会倒逼国企,最后国企收益为小集团所用。
第三块大的改革是一定要改变服务业现在的状态,这个改革比起制造业改革要困难得多,因为对制度要求更高,包括金融改革。中央现在提的更高程度开放倒逼服务业改革我觉得是对的。
最后讲讲契约整合、空间整合,长三角一体化等还有无限空间、无限事情可以做。区域一体化能通过制度方式重新激活中国经济增长内部动力。
我最后总结一句话,方向性的东西一定要明确,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的决定性作用,这个方向确定了,中国再有二三十年高增长,没有任何问题。

责编:任绍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