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对话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展望2019全球经济

[复制链接]
  房地产新开工2019上半年总体上还是处在一个相对高位。往下走的话,到了年终房地产企业看到库存起来,销售会比较困难,这个时候它真正可能会降低新开工,那么房地产投资有可能就有所回落,这个对经济会产生一个压力。
  (ID:gtjaresearch)
  作者:国君研究产品中心
  原标题:《对话国泰君安(601211.SH)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展望2019全球经济》
  Q A &
  在您的展望中,说到中国的经济将在2019下半年压力会比较大。我们知道这跟市场上的一些主流观点其实有一些不同,您能给我们解释一下这里的核心论点在哪里吗?
  花长春博士:我们认为经济会出现一个前高后低,主要是基于投资的角度去看的。
  第一,我们觉得房地产投资在2019年可能会出现一个前高后低。房地产新开工2019上半年总体上还是处在一个相对高位。往下走的话,到了年终房地产企业看到库存起来,销售会比较困难,这个时候它真正可能会降低新开工,那么房地产投资有可能就有所回落,这个对经济会产生一个压力。
  第二,基建投资。基建投资的关键在于明年全年基建投资其实是缺钱的,而这其中的核心是土地财政。从目前房地产企业对于拿地的态度来看,我们对2019年的土地财政并不乐观。
  第三,制造业投资。当前的制造业投资,实际上重化工企业带动比较明显。重化工企业正处于产能更新,另外就是环保设备的更新。从我们在企业的微观调研来看,2018下半年到2019上半年,环保的投资力度是比较大的。到了2019下半年,环保设备买得差不多了,投资力度会相对减弱。还有就是,除非2019下半年我们金融条件的扩张使得货币非常宽松,才可能使我们的民营企业更愿意投资了,但从目前的判断来看,我们很难看到这一点。
  基于这样的判断,我们认为2019年制造业投资也会出现前高后低这么一个局面。所以这三大投资需求,那么就决定了2019年我们固定资产投资实际上很难出现在上半年砸出一个坑来,然后下半年再企稳。
  Q A &
  您在展望中也写到,2019年中国的通胀其实是没有什么太大担忧的,而PPI甚至在下半年可能会降到负数。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是说明我们国家的货币政策其实回寰空间会比较大?
  花长春博士:是的,我们先说一下通胀这个事。通胀目前上行的主要压力来于食品,尤其是猪瘟的影响。但同时原油价格的下行带来对于整个PPI和CPI有一部分的影响会削弱通胀。所以说通胀总体表现出一个温和。
  第二个是PPI,我们的研判是PPI到了明年四季度应该会有一个负增长,换句话说,我们再度进入到生产端的通缩。显然,我们在7月份提出来,中国很有可能在2019年降息,降贷款的。当时很多人就说第一我们的通胀是一个问题,房价是一个问题,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问题。但是现在看来,如果说进入到一个PPI的通缩区,实际上我们政策空间是打开的。
  另外,房价目前实际上是被遏制住了,只剩下汇率风险在阻碍中国货币政策进一步的贷款基准利率下调。
  Q A &
  那么汇率问题要如何解决呢?
  花长春博士:我个人认为汇率目前压力偏小了。
  第一,目前来说美国加息节奏要比之前预期的要低;
  第二,我们也看到易纲行长的讲话。实际上我们在研判一个国家货币政策的时候,一个大国它一定会保持自己的货币独立性,这个货币独立性意味着要服务于你的内需,你的自我经济的情况,而不能单纯是为了保汇率。
  Q A &
  您觉得2019年如果中国的经济表现超出您的预期,最可能的一个因素来自于哪里?会不会是财政政策?
  花长春博士:我个人更担心是房地产会超预期。
  比如说房地产投资,保持一个比较强的水平,像今年这么一个情况可能持续下去。而明年再放松的话,比如说降息,然后放松房地产限购,可能房地产企业会加快建筑活动,把已经开工的赶紧结束,这样全年的建筑活动会比预期更强。
  Q A &
  刚才您也提到美国加息的节奏,其实是现在市场非常关注的。2018年可以说是火力全开四次加满,对于2019年,您的展望中预测是还会有上半年两次加息,但是到年中就会暂停,想问一下暂停的原因可能来自于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