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专访亚投行行长金立群: “债务负担高并不等于投资就要完全刹车”

[复制链接]
1549995766917884.jpg

近日亚投行发布 《2019亚洲基础设施融资报告》,分析中国等8国项目融资趋势。行长金立群就此接受本报专访,称尽管亚洲经济放缓,但基础设施投资仍有巨大潜力,2019年亚投行预计再批准40亿美元贷款,与前三年比明显加速。
“尽管亚洲经济短期面临多重挑战,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但本地区依然有重大基础设施投资机会。”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近日表示,亚投行将通过各种创新解决方案动员私人资本参与基础设施投资,为亚洲经济的长期增长创造条件。
1月29日,亚投行在北京发布 《2019亚洲基础设施融资报告》,称私营部门在参与基础设施融资方面的潜力远未充分释放。金立群指出,亚投行团队调研撰写这份报告,旨在客观呈现本地区基础设施融资规模、融资成本以及投资机遇,推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在亚洲及更广层面达成共识。
报告重点分析了孟加拉国、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菲律宾、俄罗斯、土耳其8个国家的市场状况和项目融资趋势。报告显示,在这8个国家,2017年达成融资条件的项目市场交易总额与2016年相比有所下降,且2018年继续小幅走低。
金立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亚投行将采取各种方式鼓励私人资本参与基础设施投资。对于亚洲基础设施融资前景,他指出,“随着民族主义情绪的上升和宏观经济状况的变化,基础设施融资的可持续性受到了一定影响。”他还警告称,很多亚洲国家亟需关注债务可持续性的问题。
过去三年,亚投行的成员数由57个增至93个,累计批准项目投资75亿多美元,撬动公共和私营资本投资近400亿美元,已批准的35个项目涉及13个国家,覆盖交通、能源、电信、城市发展等多个领域。
2019年,亚投行有望再创佳绩。根据上述报告,亚投行今年预计再批准40亿美元的贷款,与前三年相比放贷速度明显加快。金立群还透露,今年晚些时候,亚投行会考虑用当地货币向成员国提供融资。“为满足借款国对当地货币的需求,我们将提供当地货币融资,如在印度、印尼和巴基斯坦等国。”
八个国家具有代表性
《21世纪》:亚投行首次发布亚洲基础设施融资报告,为何选中孟加拉、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菲律宾、俄罗斯和土耳其这8个国家?
金立群:这些国家经济体量较大,且经济各有特色,基础设施需求有差异。而且分布在亚洲各个区域,从地域范围来讲也很有意义。
《21世纪》:亚投行会依据这份报告进行重点投资吗?
金立群:我们投资的国家要比这份报告提到的国家多得多。8国中除了中国,都有可能成为亚投行较重要的借款国。至于中国,亚投行可以考虑适当提供少量融资,支持应对气候变化,加强同周边国家的互联互通,但中国不会成为主要借款国。
《21世纪》:如何看待亚洲近期的经济前景?
金立群:亚洲经济可能会适当放缓,比如中国经济已进入适当调整期,其他经济体也存在类似情况。随着民族主义情绪的上升和宏观经济状况的变化,亚洲基础设施融资的可持续性受到了一定影响。
除了这些因素,很多国家也需要关注债务可持续性问题。我们希望基础设施投资能给这些国家创造增长的条件,而不是增加其债务负担。这就意味着有些国家需要做出适当调整,有的可能要适当放缓政府投资,更多地运用私营部门的资金。
《21世纪》:这8国中土耳其、巴基斯坦等国债务负担已经很重。如果继续进行基础设施投资,如何确保项目的投资收益?
金立群:关键是要确保投资质量,债务负担高并不等于投资就要完全刹车。一个国家遇到经济困难,不是要停下来不再投资,而是要在动态中进行调整。选择好的项目能给这些国家增加发展动力,慢慢减轻债务负担。
设法鼓励私营企业投资
《21世纪》:报告提到亚洲在动员私营资本参与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未取得明显突破,如何动员私营企业参与周期长、资金需求大的基础设施项目?
金立群:私营部门态度谨慎主要是出于对投资环境的疑虑。经济周期也是重要制约因素,因为不景气阶段私营部门难以从商业银行获得融资。我们有几个方式帮助私营部门参与基础设施投资:一是对非主权担保项目提供长达18年的贷款,二是适当参与股权投资,三是新开发了ESG增强信用管理投资组合。亚投行会进一步研究各种不同方式鼓励私营部门参与基础设施项目投资。
《21世纪》:报告指出2019年亚投行预计将投资40亿美元,与前三年累计75亿美元的投资相比明显增加。这是否意味着亚投行将大幅加快投资步伐?
金立群:40亿美元仅是参考数字,而非硬指标,要确保的是投资项目的质量。实际上前三年投资速度并不慢,第一年就投资了17亿美元。
《21世纪》:如果实现40亿美元的参考目标,预计可以撬动多少社会资本?
金立群:亚投行投资占项目总投资额的20%左右,所以差不多是五倍的杠杆率。我想强调,这部分投入对项目的启动至关重要,增加了私有投资者对项目的信心。私营机构认为,多边开发银行更有能力与当地政府商谈项目条件,其参与的项目能够获得当地政府的支持。因此,它们愿意跟着我们下去投资。
亚投行在印度获得好感
《21世纪》:过去三年,印度已成为亚投行最大受益者,如今又是报告重点关注的八国之一。印度为何如此受到亚投行的青睐?
金立群:印度是亚投行的第二大股东,仅次于中国,在亚投行发挥了较大作用,我们主管投资的副行长也是印度人。印度对中国的发展经验很感兴趣,也希望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交通和能源两大领域,对供水、城市建设等项目也感兴趣。此外,他们的执行能力也较强,亚投行一开张印度就提出了准备比较充分的一些项目申请。
去年,我们在印度召开了第三届年会。从印度媒体的报道来看,亚投行切实促进了中印两国人民的理解和合作。中印是两个大国,又是邻国,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非常重要。
《21世纪》:今年亚投行理事会年会将在卢森堡举行,为何选择在亚洲以外的地方举办年会?
金立群:前三届年会分别在中国、韩国和印度举办,今年选择去欧洲是因为欧洲国家基本上都是我们的成员。卢森堡是金融中心,在那里办年会有助于增进欧洲民众对我们的了解,也让我们有机会跟欧洲企业界接触。
卢森堡对亚投行今年的年会非常重视。 欧洲国家已经认识到,通过加入亚投行,可以推动欧亚互联互通建设,给欧洲的经济发展注入活力。尽管也有欧洲国家对“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了一些疑问,包括治理问题、标准问题、透明度问题,但总体上对这个概念是支持的。
《21世纪》:这次重点研究的8个国家都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国家。接下来,亚投行是否会考虑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旗舰项目?
金立群:我们对“一带一路”倡议一直持积极支持态度,我们的93个成员大都在“一带一路”沿线。我们坚持要高标准地做好互联互通项目。这将有助于国际社会增加对“一带一路”建设的信心。
基建要适当超前
《21世纪》:报告提出要进一步发展中亚的铁路建设,预计该地区到2030年将有380亿美元的投资需求。你对近年来发展迅猛的中欧班列有何评价?
金立群:中欧班列证明了加强欧亚大陆互联互通的重要性。它的开通对沿线所有国家都有好处,特别是对此前一直被忽略的中亚地区。尽管中亚只有5500万人口,现在货运量还不够,但慢慢经济会发展起来。随着中亚铁路建设的发展,从这个地区前往欧洲、东亚、南亚会更加方便。
《21世纪》:但也有人批评中欧班列经济效益不足,认为这些铁路线路高度依赖政府补贴,而且返程货源不足。
金立群:不能指望基础设施建设短期就带来很大收益,要有一个过程。基础设施建设适当超前是有好处的。我到一些地方考察,当地人告诉我,这个路当时建设的成本非常低,但现在可能就建不起了。基础设施从长期来看,它发挥的作用会越来越大。
《21世纪》:这份报告提出了一个“基础设施3.0”的概念,强调信息通信技术(ICT)对贸易往来和区域融合的促进作用。接下来,亚投行将参与人工智能、物联网、机器人等产业的投资吗?
金立群:我们已经在阿曼做了一个宽带网项目,丝路基金也与我们合作,参与了该项目联合融资。从银行的宗旨来说,亚投行可以支持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性领域建设。我们当前的重点主要放在狭义的基础设施建设上,主要是交通、能源、城市发展、供水、污水处理、发电等。今后也会考虑其他的生产性领域。
今年还有新成员加入
《21世纪》:今年还会有新成员加入亚投行吗?过去三年,亚投行的成员数量从57个激增到93个。这个发展速度是你刚刚担任行长时预料到的吗?
金立群:预计还会有一些新成员加入。我参与了亚投行筹建的整个谈判过程,我最初就认为亚投行的章程对很多国家是有吸引力的,短短三年内我们发展到93个成员,也证明了这一点。
《21世纪》:日本和美国近期有没有表达过加入亚投行的意向?
金立群:我们一直秉持开放和包容的原则。我一直都说,参加不参加亚投行是各个主权国家自己内部的决策,即便还不是我们的成员,也不妨碍与银行的合作。我们坚持按照高标准运作,并获得了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的3A评级,其中两家评级机构是美国的。我们也与美国的金融机构有很好的合作。只有包容开放,让大家感到可以双赢、多赢,才能给自己带来好处。
(编辑:董黎明)
                                                             返回21经济首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