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两位联储官员先后发言 结束缩表信号进一步明确

[复制链接]
美联储政策转向信号日益明显,缩表的计划已提上议程。
当地时间2月12日,美国克利夫兰联储总裁洛雷塔·梅斯特(Loretta Mester)表示,美联储将在接下来的会议中最后确定结束缩表的计划。结束缩表后,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规模较2008年金融危机前会大一些。她补充称,如有必要,美联储会改变资产负债表计划。同日,拥有今年投票权的鹰派票委——美国堪萨斯城联储主席埃斯特·乔治(Esther George)亦发表讲话支持暂缓加息,理由是美国经济表现不错且有持续动力。
此前,2019年1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在一定程度上,未来(美国)加息的可能性下降”。随后,美联储原主席耶伦2月6日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如果全球经济出现下行,并且溢出效应影响到美国导致美国经济走弱的话,美联储下一步或将降息。
路透评论称,梅斯特的讲话暗示,在暂缓加息后,美联储的利率政策将会再次发生重大转变。但也有受访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市场对美联储2020年降息的预期是不成熟的,目前美国经济仍不具备“衰退”的条件。
2月13日晚间,公布数据显示,1月美国CPI同比升1.6%,前值为1.9%,为2017年6月以来新低。这表明美国通胀降温,进一步强化了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
通胀迟迟不起美联储加息放缓
事实上,相比2018年11月和12月份的会议纪要,美联储在2019年1月的会议纪要中,已将此前“经济前景风险大致平衡”和“进一步逐步加息”的表述替换为“鉴于全球经济和金融形势的发展,以及通胀压力的减弱,在决定未来如何调整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时,委员会将保持耐心”,而资产购买的表述也改成“必要时将调整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和构成”。
美联储一向善用“放风”消息管理市场预期。随后,鲍威尔和耶伦的讲话暗示以及数名联储官员的言论,已成功让市场出现美联储将暂停加息,甚至将转向降息的预期。美联储的态度为何在过去的三个月时间里发生这样的改变?在过去几年中,美国经济由萧条转向加速增长,通胀加速的风险迫使美联储迅速加息,但与此同时增长放缓和储蓄超过投资的风险上升,在菲利普斯曲线框架下,美联储要提高利率以预先防范通胀压力。
菲利普斯曲线认为紧缩的劳动力市场将推动更强劲的工资增长和更快的价格上涨。而在过去一年中,美国的失业率一直处于4%-4.6%的底部区间,加上2018年的减税和美国政府支出增加等新的经济刺激措施,按照“剧本”来说,通胀(CPI)将会上升。
但过去一年的通胀并未按照“剧本”走,而是远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美国1月整体CPI年率上升1.6%,创下两年来最低水平,低位的通胀率会让美联储更加保持耐心。
鲍威尔也曾强调,金融危机之后,美国菲利普斯曲线发生结构性变化,失业率和通胀率的联系显著弱化。美国政策利率调控的决策机制也更加谨慎稳健。
野村证券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路易斯·亚历山大(Lewis Alexander)也对此表示,“他们(美联储)已经转向更担心长期停滞,而不是担心60年代后期曾出现的通胀风险。”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美国的低失业率提高通胀,并随即迎来了70年代的漫漫十年经济低迷。
加息停了,降息还有多远?
那么在加息放缓之后,美联储何去何从?
在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看来,美国经济有望于2019年年中步入周期拐点的上半程,复苏动能虽有减弱但仍将延续,增长表现“减速不失速”。
在加息时点上,程实认为,美联储在加息时机选择上将更加有耐心,但是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政策决心尚未动摇,2019年仍有望择机进行不多于两次的加息。
程实指出,美国加息的基础并未根本瓦解,得益于长期失业人群被重新激活、再度进入市场的结构性改善,美国劳动力市场的韧性增强,仍能延续一段时间的充分就业状态。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亚太区首席市场策略师许长泰(Tai Hui)也认为,鉴于美国就业市场持续走强,2019年再加息1-2次的空间依然存在,但这仍将取决于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
许长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经过数年的货币政策正常化,美国的政策利率正趋于中性。他指出,资产负债表缩减的影响很难衡量,但2018年末市场的反应表明,投资者担心,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可能会推动经济增长放缓。鉴于现阶段通胀压力基本上仍不存在,美联储将政策重心转向以当前经济数据为基础的举措是有道理的。
“与过去几年相比,美国经济还面临更多下行风险——与美国主要伙伴的贸易关系紧张,世界其他地区(欧洲和中国)的增长放缓,以及财政赤字不断上升,这意味着如果增长放缓,刺激经济的空间将会缩小。”许长泰说。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财政部2月12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月11日,美国公共债务已攀升至22.01万亿美元,首次突破22万亿美元大关,在过去11个月中增加了约1万亿美元。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也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只有当预算赤字最终导致通货膨胀时,政治体系才会做出反应。我们认为现在已经站在了滞胀的起点,但还没到滞涨。”
在许长泰看来,美联储仍可能在2019年晚些时候加息,但加息速度将低于2017年和2018年,而且加息的时机也不太确定。但他强调称:“市场对2020年降息的预期是不成熟的,因为美国经济仍不具备衰退的条件。”
许长泰认为,美元指数自2018年末和1月份以来一直在走强,2月份的反弹在一定程度上是技术性的。这也反映出市场并不认为其他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速能赶上甚至超过美国。此外,即便美联储会放缓加息步伐,其他主要央行也没有多少大幅加息的空间。
他进一步指出,对于投资者而言,随着美元利率上升周期结束以及中美贸易谈判稳步推进,对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担忧将对新兴市场产生更大影响。
(编辑:辛灵,如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xinlingfly2007@163.com)
                                                             返回21经济首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