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资产荒”已来,一文告诉你2019年如何做投资

[复制链接]
手握充裕资金,却不知投向何处——股市蠢蠢欲动,却不知是牛市启动还是短暂躁动,而伴随着城投债、可转债等过往少有人问津的品种一跃成为机构“座上宾”,“资产荒”担忧再次袭来。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多位公募、私募基金经理以及投行人士发现,机构对资产荒这一现实虽存争议但大致认同,而他们对资产配置的选择也有章可循,可供投资者参考借鉴。
对于黄金,深圳一位黄金ETF基金经理认为,传统角度看具有避险功能,但拉长时间周期看,2019年黄金上涨行情大概率不会出现。
对于股票,深圳一家公募基金的总经理认为,二级市场股票是目前性价比最高的资产,特别是市盈率较低、看不到业绩下降可能、收益率好于债券的股票,且很多企业成长性不错。
对于可转债,华东地区一位可转债投研人士认为,市场情绪对于可转债比较青睐,债券利率下行空间不大,如果想要一定的超额收益,转债是个突破口。
结构性“资产荒”
资产荒不荒,本质上是一个价格问题。资产荒的潜在含义是风险与收益相匹配的优质资产可选择不多。
货币环境宽松叠加对经济下行的判断,优质资产供给减少,在资金充裕和资产收益不高双重因素作用下,“资产荒”不可避免出现。在资管新规的约束下,资管机构无法再靠期限错配、资金池等方式创造低风险与高收益兼具的资产;加上过去一年来信用风险集中释放,债券违约创历史新高,无法再通过信用下沉方式获取高收益。
同时很多投资人在心理上也没有接受收益率下降这一现实,主观上还想寻找高收益产品。但随着符合收益率条件的投资产品愈发减少,相对的“资产荒”也就顺理成章出现。
对比2016年的“资产荒”,可以看到本轮资产荒呈现结构性特征。
在上轮资产荒中,各等级债券收益率均大幅下行,高评级和低评级之间的信用利差收窄,在负债端由于流动性宽松、负债扩容,导致负债非常充沛;在资产端,资产稀缺的是高息非标产品。
而本轮“资产荒”下,低评级的主体融资仍然较为困难,体现为结构性的资产荒和低评级资金荒的共存。
“政策总体上还处于稳杠杆阶段,资管机构负债端特别是表外理财呈现压缩趋势,货币政策也只是相对宽松,并没有大放水,”星石投资相关负责人也认为,因此这一次与2016年理财大幅扩张、货币政策多次降准降息的情况带来的资金充裕还是有所区别的。
全面降准后资金宽松,今年1月7日以来一级市场发行利率快速下行,“信用热”随之而来,就连过往少人问津的可转债、城投债,也出现了“天量认购”。
日前平安银行网下发行约80亿元的可转债,网下申购有效金额达到约10.75万亿元,申购倍数超过1400倍,中签率仅约0.074%;1月8日发行的3年期中票“19河钢集MTN001”发行利率为3.8%,创造了该发行主体最近几年同期限中票融资成本的最低。
“一级市场火爆的是高等级信用债,低资质债和民企债券仍旧不活跃。”融通债券基金经理王超分析,2018年整个债券市场出现分化,利率债及高等级信用债收益率下行,低等级信用债收益率上行,金融机构行为趋同,均规避低等级信用债。
多位受访人士均分析,结合信用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表现,本轮“资产荒”下的信用热现象呈现了明显的等级分化特征——安全性和收益率相对较高的AA+及以上的高等级优质信用债受到追捧,反之低等级信用债依旧无人问津。
在机构人士看来,“后资管新规”时代,市场对刚兑的高收益产品仍然有所期待,对净值化产品接受度较低,而资管机构提供投资者教育和开展投资研究能力还在建设当中,对权益类、低评级债券等类型产品的配置能力、配置比例不足,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结构性资产荒。
资产端的真实情况
2019年1月中上旬,尚东(化名)从上海飞到北京参加了一场宠物论坛。与记者见面后,他频繁问起:认不认识宠物行业或对宠物行业感兴趣的投资人?
“我们观察下来,融资的需求很多,但是真正能够投的项目很少。”上海一家PE机构副总坦言,一级市场的资产荒还是比较明显,估值合理的资产尤其稀缺。
他认为,过去几年投资机构都在向前一步抢夺风口,PE向前做VC、VC向前做天使,但去年开始机构开始回归,更加重视商业化落地,PE也重回PE的投资逻辑上来。
因为实践证明,绝大多数创业项目经不起验证,将业绩和估值一起看,就发现投资很难下手。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上市公司的“壳平台”运作当中。北京一位投行保代告诉记者,以前有一些人会买壳做平台,但现在来看大概率是赔钱的。虽然现在很多上市公司想卖壳而且价格也不贵,但也没有合适的资产往里面装。
资产荒,在一级市场表现为估值合理的资产稀缺,在二级市场则表现为对高收益、流动性好、安全性高资产的求而不得。
“金融机构投资意愿不强,宁愿降低收益率也不愿意投资任何市场波动风险或者信用风险,也就是说风险特别厌恶,所以会去找低风险的产品,低风险资产也就出现了一定的供给不足。”上述 深圳公募基金总经理分析,风险厌恶型投资人有比较多的资金,他们需要低风险的资产,而这类资产是紧缺的。
在资产荒大潮中投资,“扎堆”风险不容忽视。北京一位券商首席策略分析师对记者分析,近期随着城投债利率一路下行,大家都去配城投债,赌央行货币政策将更宽松,长端利率更下行。但是必须明确,在一个方向加杠杆就是人为制造风险。“据我们了解这恰恰是央行最担心的。”他说,因为真正风险偏好起来的话,大家就不会扎堆一类资产。
2019到底买什么
划算的资产不好找,股债楼汇金到底买什么?2019年国际国内形势都充满不确定性,黄金成为很多投资者考虑的选项。
前述黄金ETF基金经理认为,从黄金在传统资产的表现来看,首先是具有一定的避险功能。不过把时间周期拉长来看,黄金和各类资产的相关性不高,但它的特点是当市场波动较大时,黄金反而会出现一定的上涨。另外黄金具有一定相对价值,整体大环境不好的时候,黄金继续充当资产稳定器的作用。
“但是,黄金大的上涨行情在2019年大概率不会出现。”他分析,根据过去15年的统计,从回报的时间和收益率来看,黄金持有2年是相对合适的周期;从量化角度来看,黄金资产的一般建议比例是5%~10%,这个阶段资产收益比较好。
对于股票的投资,前述深圳公募基金总经理认为,目前来看性价比最高的资产还是二级市场的股票。因为本身市场波动比较大,普遍预期没有到底,投资者风险偏好不高。单纯从性价比来讲,很多市盈率在5-10倍之间,也看不到业绩下降,收益率好于债券,很多企业的成长性也不错。
可转债也被认为是当下投资的一个风口。
“平安银行转债的高倍数申购,说明现在市场情绪很不错。”华东地区一位可转债投研人士告诉记者,之前市场还在担心PB小于1的银行转债发行压力较大。其实机构对今年转债市场有一定预期,因为债券利率下了很多,继续下行空间不大。在他看来,如果想要一定的超额收益,可转债是个突破口。
融通债券基金经理王超认为,根据相关统计数据判断,货币政策或将维持宽松。但是,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如以往顺畅,债券市场牛市大概率将继续持续。
上海一家老牌私募基金负责人则表示,今年股票大概率会反弹,债券可能还会有一定机会,但要想复制去年的行情也很难。
此外,1月30日晚,备受市场各界关注的科创板系列规则征求意见稿发布,千呼万唤和,科创板揭开面纱,VCPE及各类资本均翘首以待。毫无疑问,科创板为科创企业上市提供了新渠道,将成为IPO、并购之后VC/PE等机构的另一类退出方式。
责编:杜卿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