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欧盟欧央行齐震惊!意民粹政府瞄上自家“小金库”,欲抛黄金储备填赤字

[复制链接]
当各国央行在囤积“硬通货”黄金时,面对万亿级别的欧元债务,意大利民粹政府却打起了自家黄金的主意。
近日,据意大利媒体报道,民粹政党出身的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表示,当前打着反移民、反建制旗号的意大利政府正考虑动用意大利央行的部分黄金储备,为他们的支出计划提供资金。
面对这一从该国央行“夺取”黄金储备来填补赤字的做法,无论是布鲁塞尔(欧盟)还是法兰克福(欧央行)都表示“非常震惊”。
根据世界黄金协会的数据,意大利央行拥有全球第三大黄金储备,仅次于美国和德国,持有2451.8吨黄金(折合1030亿美元)。而目前,意大利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该国债务总额为2.35万亿欧元(约合2.09亿美元)。
b59840833edc5b54764b31149ead59ae.jpg

究竟是谁的黄金?
萨尔维尼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我没有研究过(这个计划),但通过出售意大利央行的黄金储备来为政府额外的开支提供资金,不失为个‘有趣的想法’。”同样,在萨尔维尼看来,此举有助于避免意大利在2020年进一步加征增值税。按计划,2019年意大利的增值税率税将从此前的22%增长到24.2%,2020年将增至24.9%。而增值税的上调将带动众多生活必须品的价格上涨,从而对民众的生活造成负担,这一影响尤其将对贫困家庭造成极大的困扰。
此外,萨尔维尼还强调:“黄金是属于意大利人民的财产。”他甚至呼吁,意大利的立法机构能通过一份《黄金所有权法案》。该法案由持欧洲怀疑论的意大利议会议员克劳迪奥·博尔吉(Claudio Borghi)提出。该法案的核心内容为,意大利的黄金储备为政府所有。
世界上多数国家的黄金储备为政府所有、由该国央行来操作,但意大利不同,意大利的黄金储备所有权在央行手中。意大利央行声称,约1199.4吨黄金储藏在央行位于首都罗马的总部,另一半放在美联储,还有小部分分别由英格兰央行、国际清算央行(BIS)分别保管。
此前,联合政府之一的“五星运动党”发起人格里洛(Beppe Grillo)曾建议在今年第四季度尝试出售500~600吨黄金,由此能为政府带来160亿~200亿欧元的现金,至少政府在未来4~5年内不用再纠结预算问题了。
无论是萨尔维尼的言论还是博尔吉的法案,都使意大利央行和联合政府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反对派的批评称,这可能会让政府动用黄金储备为填补赤字提供法律上的依据。目前,意大利的众议院金融委员会正在审查这一法案,要求博尔吉对“央行以存款的形式持有和管理黄金,而国家拥有黄金所有权”的法律作出明确解释。
对此,博尔吉回应道,“如果对次有疑问,还可以通过另一项法律,规定除非议会两院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席位,否则任何黄金储备都不能出售。”
此前,意大利这一届民粹政府就已经动过该国巨额黄金储备的念头。当时,他们的想法是通过对黄金储备征税,或者出售部分,来平衡政府的开支。但这一念头被欧盟阻止了。在欧盟看来,此举不仅有损央行的独立性,同时还会破坏欧盟相关的公共财政规定。
国际金市将面临动荡?
一直以来,作为“硬通货”的黄金备受各国央行的青睐。对于各国央行而言,黄金储备主要用以平衡国际收支,维持或影响汇率水平。它在稳定该国经济运行、抑制通货膨胀、提高国际资信、防止过度依赖美元、应对突如其来的危机等方面有着特殊作用。
欧洲官方金融货币机构OMFIF的报告显示,如今,各国央行都进入了加速购入黄金的狂潮。世界黄金协会最新发布的《黄金需求趋势》显示,2018年的全球黄金需求同比增长4%至4345.1吨,与全球五年平均需求水平的4347.5吨相差无几。
2018年需求的增长,各国央行功不可没。上述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的央行官方黄金储备增长了651.5吨,同比增长74%,是有记录以来的第二高位。在更多央行选择黄金作为分散风险的配置资产的推动下,央行净买入量达到了1971年美元与黄金的固定兑换体系脱钩后的新高。
此前的历史现实,以主权国家身份在国际公开市场抛售黄金储备,势必造成国际贵金属市场的巨大动荡。西班牙央行曾在2007年抛售40吨黄金,而之后,深陷危机的塞浦路斯也在2013年如法炮制,并直接诱发了金市的崩盘。
在去年与欧盟在预算问题上的较量中,最终以意大利调降今年的预算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至2.04%收场。这一比重低于之前计划的2.4%。而预算赤字占GDP2.4%的比重显然已接近欧盟所设定的3%的底线。
意大利中央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意大利GDP实际增速仅仅只有0.1%,比第三季度0.7%的同比实际增速又下降了0.6个百分点。鉴于意大利在2018年第二季度GDP实际增速是1.2%,第一季度是1.4%,意大利已步入“技术性衰退”。它也是七国集团以及欧盟国家中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唯一又陷入衰退的国家。
因此,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对于意大利经济今年全年的走势非常关键。分析认为,民粹政府必须要采取相应的刺激政策,比如扩大投资、增加消费、提高出口,甚至征税等,防止GDP在2019年第一季度再次出现负增长。
责编:冯迪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