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复制链接]
4月14日,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落下帷幕,惠英红凭电影《翠丝》中的出色表演夺得最佳女配角奖,这已经是她第五次站上这个舞台领奖。次日早晨,跟记者聊到自己获奖的喜悦时,她的描述朴素而生动:
“一早起来看到新的奖杯放在桌上,心情就很开心。我刚才把它擦一擦,和其他四个放在一起,感觉很安慰,要再努力,再努力。”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惠英红拿下第38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图@惠英红kara
虽然《翠丝》暂时无缘在内地上映,但惠英红主演的TVB电视剧《铁探》正在内地网络平台热播。目前这部剧集在豆瓣的评分稳定在8分。相比其他警匪题材作品,《铁探》中的警察内部派系间的勾心斗角是一大看点。这部分戏份很大程度上落在了惠英红扮演的总警司万晞华身上。万晞华这个人物的创作无疑是有风险的,“她是一个警官,她很懂法律,所以虽然她很会弄权,但她从没犯法。所以这方面演的时候,要很小心,因为真的不能过线。我们这部剧也有法律顾问的,会告诉我们她的态度只能到哪里,再往前走,她可能就犯法了。”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翠丝》剧照
这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警察形象,惠英红对其抱有很深的同情。在她看来,强势精干的“万晞华”,有很传统的一面,她望夫成龙,望子成龙,但丈夫对她来说不够优秀,儿子在她的高要求下也深感压抑。在失去丈夫和儿子后,“她所有的希望都没人能承担了。”惠英红说道,“她觉得一个女人要去到男人群体里,和他们竞争并出头,她觉得是没希望的。但没有男人可寄托之后,她必须拼命去抓到那个位置。环境所迫,她生活中没有安全感。而且她必须有最大的权力,才能调动最大力量报她自己的仇。”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许绍雄在剧中饰演惠英红的竞争对手
对于《铁探》这部剧,许多观众都认为,最好看的是惠英红和许绍雄的戏。两位“老戏骨”的对手戏或绵里藏针,或剑拔弩张,十分有张力。在惠英红看来,许绍雄的表演方法和别人不大一样,有自己鲜明的风格。“我真的觉得和他对戏很过瘾,因为很少有人有他这个功力的。一个演员碰到这么好的搭档,自己会有很多好东西出现。”但惠英红认为,如果年轻人和许绍雄碰到一起演戏很有难度:“他演得太出色了,他有自己的气场,年轻人经验不足,容易被带进他的表演节奏里。”而对惠英红来说,和许绍雄搭戏不用担心默契:“我跟他真的是老搭档了,我们合作第一部电视剧时,我才二十来岁。我和他合作久了,对他的表演方式很熟悉了,那合作起来其实是舒服的。”
“我跟他一起表演,我是有‘斗法’的心态的。其实他也会感觉到的,他也有啦,他出现那种状态时,那我会觉得:你甭想。”说起自己表演上“孩子气”的好胜心,惠英红爽朗大笑起来。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铁探》剧照
看她现在精气神十足的状态,很难想象她经历过一段非常灰暗的日子。
惠英红出道很早,那时候正是香港武侠电影最红火的时候,她也够拼,跳楼戏都亲自上阵。在片场打得实在扛不住时,她也不是没有动摇过,但观众的喜爱,票房的认可,老板的赏识,让她很欣慰,“这对于一个好强的人来说,是最重要的。而且你会不想弄砸了这个认可,就会想做得更好。”
她的努力也为她赢得了回报,她成为邵氏电影的当家演员,部部电影都票房大卖,22岁就成为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影后”。可以说,她的出现扭转了当时“动作片是男人天下”的局面。然而随着武侠片黄金时代的过去,惠英红必须面临转型的困惑,但“打女”出身,限制了她的戏路,越来越少人找她拍戏。“曾经风光影后,如今无人问津”,三十多岁,惠英红被这种从高峰跌落谷底的落差折磨,好强的她怎么都放不下这个心结,因此一度患上抑郁症,甚至试图自杀,幸而被抢救回来。
这之后,惠英红想开了,她放下了“影后”的光环,去TVB演戏,接各种配角,在各种类型的电影中做绿叶。这个过程中,慢慢去锤炼自己的演技。“一个演员要随着时代去改变自己表演方式。”在她心中,有部没有太多人注意的电影改变了她。“《妖夜回廊》,这个电影是我情绪病好了之后,重新再出发的开始。故事讲的就是一个当红歌手,沦落到街边唱歌,她的心态和我当时很契合,我真的是用自己的经验去演,所以出来之后的效果有种新的感觉。”惠英红觉得自己在表演方面重新“开窍”了。这部作品也为她赢得了金马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妖夜回廊》截图
每部作品,哪怕角色再小,她都全力以赴,不断琢磨自己的表演方式。“当时真的很想给同行和观众看到我的另一面”。像电影《江湖》,惠英红是临时被请去帮忙客串的,“给我准备的时间不到两小时,看完几场戏就去了大半个小时,到了片场化完妆其实就要拍了。我那时真的心里发毛,好怕,到底怎么演。”当时,惠英红看到了在片场的曾志伟,灵光一闪,“用了曾志伟的一个表演方式”,后来电影上映,大家对她的角色印象深刻,说她“就是女版曾志伟去演江湖戏”。
对于那时的惠英红来说,“心里头真的有团火,每个机会我都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江湖》剧照
慢慢的,惠英红回到了大众的视野,演技也越发得到认可。这些年,她收获了许多奖项,迎来了表演生涯的辉煌。回顾来时路,聊到屡经挫折而不放弃,“我的性格很少会就这样落跑啊,”惠英红说,“比如抓到一个很烫的东西,第一秒你有机会放下来,那既然没有,我就不会中间丢掉它,我一定坚持到最后。我被烫伤了,但东西我好好的没砸烂。而不是你中间放下,自己烫伤了,你喜欢的东西也被打破了。放弃就什么都没有,不放弃你可以拿到一些东西。”
在如今的影视行业大环境中,一个女演员到了六十岁,还能勇攀事业高峰的,实属凤毛麟角。而偏偏惠英红凭着一腔孤勇从崎岖走到了坦途。“一个女演员如果到了四十多岁,她觉得认命了,那可能就被水流冲走了,但如果她不认命,可能就会遇到机会,变成另一个局面。”
如今的惠英红,拍戏之余,生活非常简单,她享受“闲得没事做”:“在家里走来走去,擦擦这里,坐一会儿,不知道做什么,很休闲,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但她又马上补充:“可是不能超过一个礼拜,我会疯掉,如果一个礼拜没人找我,我就会慌,好像价值没有了。”
她终归是无法离开她的舞台。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惠英红。图@惠英红kara
【对话】
澎湃新闻:此次接下《铁探》这部作品,剧本里打动你的东西是什么?
惠英红:有好几个因素。第一,这十年我没在香港拍过电视剧,有时候真的很想念能在收工后回到家里的感觉;第二,拿到剧本我有吓一跳,剧组真的准备很充分,角色也可以放下我很多想法。很好的剧本。我也很想让香港观众看看,十年后的惠英红能演成什么样。
澎湃新闻:万晞华这个干练强悍的女总警司的形象,在香港影视剧中不算少见。在你看来,擅于塑造优秀职业女性形象,是香港影视剧的一个优势吗?
惠英红:其实也不是,说实在的,如果常看港剧,会觉得这种女性没出现过。
澎湃新闻:像《刑事侦缉档案》、《鉴证实录》,都有很多这种强势专业的职业女性?
惠英红:她们都是很正面的,而这个女人她在灰色地带。如果你用一般的眼光看她,她是坏人,但她从来没犯法。我处理角色时,我其实是觉得她很讨厌,但她不是个坏人。这种角色很多时候都是落在男人身上,但落在女人身上我真没见过。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铁探》剧照
澎湃新闻:对于这部作品,你一直在不遗余力地为它宣传,为什么对这部作品赋予如此不同寻常的重视?
惠英红:这个电视剧说实在的,是我期望很大的作品。因为我自己看香港的电视剧,从我离开到现在整整十年,这十年我觉得,没有有太大突破的作品出现。因为演久了嘛,拿到剧本看了,其实大概就会知道这个作品有多大空间,会去到哪里。我真希望能多出一点力,让好作品得到更多关注。如果投资这么大、成色这么好的作品都没有得到太多关注,成绩不太好,那之后就更难有好作品出现,没有老板愿意去拍好东西了。这是我们演员很不愿意见到的。
当然希望好的东西要有好的结果,不好的东西它应该有不好的结果,随便混混,欺骗观众的东西,其实不该有好的反应。但有时候无奈整个市场环境里没有特别出色的,观众没得选择。那在观众可能都放弃看电视了的时候,如果我们多做些宣传、访问,让他们再回到电视机前,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铁探》截图
澎湃新闻:早年的“打女”生涯之后,你有过低谷,也经历了抑郁症,而大家也知道演员这个行业很辛苦,变数很多。让你始终没有放弃这个职业的原因是什么?
惠英红:你不爱这个行业,这份工很难坚持下去,尤其是我出道那十年,那种痛苦不是每个人都能想象的。每天拍戏,夏天穿冬天衣服,满身是汗,冬天穿夏天衣服,冷得不得了,还要每天一打就是十几个小时,身上天天都带着伤。当然我也不能说那么清高,当时也是为了要生活,可如果只是为了生活,也可以做别的,可以随便混混。
我从小的性格就是,任何事我不做就算了,要做就做到最好。我做事情没有灰色地带,不做我就完全放弃,甚至会逃避;但如果我今天脱口而出答应了这件事,那我无论如何,再害怕我都会去做,而且要做好。因为做演员,出来的片子第一个看到的是你,观众骂也第一个骂你,你会希望,无论这部片子有多烂,到了自己的部分真的不能出错,因为作品会一直在世上流传,出错遗臭万年,我真的丢不起这个脸。
我说实在的,我也拍过一些所谓的烂片,因为有时候拿到剧本很好,去到片场却是另外一回事。当演员有时候你再怎么较真,去讨论啊要求啊,其实不会改变太多东西,因为你不是导演,不是制作人。那在这个情况下,我只能去保持我自己的表演水准,因为你拍的片子就在那里了,你没法把它烧掉了,你不在人世了它都还在这个世界上。尤其是现在有Google,所以有时候会心惊肉跳:千万不要Google出那个烂片啊,但想想,哎,你骂吧,你骂任何人,但如果想想,惠英红好像还是做得不错哦。那这就是我最大的努力了。
澎湃新闻:行业给中年女演员的好剧本好角色真的不多,发挥空间和角色选择相对有限。而你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有好几座奖杯都是50岁之后拿的。能否聊聊你对于年龄的看法,以及你对于中年女演员面对的职业发展受限的看法?
惠英红:我刚出道的时候,动作片是男性的天下,但我当时的出现,使得这个局面有所改变,我当时出演的动作片,都是以女性为主。甚至很多剧本会以我为主去写,这些作品票房表现不错,就发生了改变。
如果我不够努力,跟着大气候走,那我也是女演员到了四五十就“烂茶渣”了,很难再有机会了。但就是有机会,也要非常努力,要去抓住它。虽然大局面是这样,但总会有缺口,如果演员有她的热爱,她不需要费力去跟人说要如何如何改变大局,你自己够努力,够自信,够热爱,你会影响到别人对你的看法。你看很多国外的女演员,她有她的魅力,能让观众买单。一个演员如果到了四十多岁,她觉得认命了,那可能就被水流冲走了,但如果她不认命,可能就会遇到机会,变成另一个局面。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专访|惠英红:我的性格就是不会落跑
澎湃新闻: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你的泳装照,身形非常健美。在身形管理和身体状态方面的保持,能否分享些经验给大家?
惠英红:其实说实在也是心态的问题,我的身体,我的头发都不是我的,我的每个角色都是把我整体卖出去,所以管理我的健康非常重要,如果你在工作中拍摄中身体出问题,你也不能躲,还是要熬过去,但就会很痛苦。我会很早睡觉,吃得清淡,不花天酒地,不喝汽水,不喝酒,做运动。其实我很怕做运动,因为前十年都是拍动作戏嘛,很辛苦。但我会做不那么辛苦,不太会受伤的运动,游泳,瑜伽,快步走一个小时,这样我心肺功能会比较好。
你只要想清楚:既然今天还活着,那就要活得健康,那么你会很自然地去那么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