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巴黎圣母院大火启示录:国宝级古建筑该如何买保险

[复制链接]
电影《爱在黄昏日落时》里,女主杰西与男主席林在巴黎重逢,望着落日余晖,他们曾感叹到,“你相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
如今看来,这是多么悲伤的一句台词。
当地时间4月15日下午18点30分左右,当东半球的我们还在酣睡之时,法国首都巴黎的著名地标——巴黎圣母院,正在熊熊燃烧。
仅仅几个小时,这座有着800多年历史、无数人向往的巴黎圣母院,就在大火中全然变了模样。
不幸中的万幸是,巴黎圣母院的主体结构得到了保存,包括两座塔楼和建筑四周的石制结构。现场记者称,所有的艺术品也都被保存下来,大教堂的宝藏都是完整的。事故原因被初步判定为意外,与最近正在实施的翻修工程有关。
据巴黎圣母院文物基金会主任埃里克·费希尔介绍,巴黎圣母院大火带来的损失巨大,重建圣母院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惋惜过后,古遗文物的保护工作再次为人们敲响了警钟,而巴黎圣母院火灾可能涉及的相关保险问题也引起了《国际金融报》记者的关注。
翻新工程:做好保单“无缝”对接
巴黎圣母院此次失火原因,初步推测是工程修缮施工,工程修复又将涉及到工程险这一险种。
安达保险风险工程总监周永灵推测,巴黎圣母院的屋顶为木质结构,由于在修缮,明火、焊工产生的火花以及其他脚手架上的易燃材料带来的危险都是潜在的灾难。
建筑安装工程保险是一种针对新建项目的风险保障方案,可以保障在建工程在施工过程中由于自然灾害、火灾和其他意外事故导致的工程本身损失及由此造成的第三者责任损失。
但实际上,记者了解到,工程险常见以工程概算总造价投保,相比完全新建的项目,翻新工程合同本身不包含建筑物本体及存放在内的现有财产的价值。因此,除非特别约定,一旦发生理赔,建筑本体的损失及现有财产很难在建筑安装工程保险下获得赔偿。
安达保险工程险部倪丹峰指出,巴黎圣母院这类古文物建筑的翻新工程,相比完全新建的建筑物来说,其最大的不同在于其现有建筑物的本身价值极高,因而其重置的成本特别高昂,甚至不可能进行重置,而其翻新部分的合同价格相比而言就比较低。
据安达保险财产险部王鑫介绍,如何评估历史建筑的重置价值是关键点。
通常情况下,保险公司会在业主建筑物原有的财产险下进行承保。一个翻新工程就可能涉及多个保单,做好保单接口管理以便风险得到“无缝”保障尤其重要。否则,被保险人支出了成本,却仍然存在明显的风险敞口。
周永灵说,巴黎圣母院火灾再次提醒人们,风险无处不在,包括博物馆、美术馆、画廊等艺术品场所需要加强风险管控。例如,对火灾的风控措施包括在展览场所配置包括自动喷淋在内的合格消防系统和火灾探测系统;在布展时,确保使用的灯具离展品具有足够的安全距离,防止烘烤发热,引发火灾。
艺术品险:估值、修复是难题
有着200年历史的巴西国家博物馆大火才刚刚过去半年,巴黎圣母院这座有着800多年历史和无尽文化宝藏的绝美建筑又遭厄运,令人痛心不已。
艺术品保险将如何发挥作用?
安达保险有限公司艺术品保险负责人何宏凯表示,文物估值、修复、贬值厘定是艺术界最为关心的话题,也是保险业的“难题”之一,保险承保、出险理赔等面临很大的挑战。
如果出现艺术品的损失,被保险人须第一时间通知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介入后,会调查确认艺术品是否是在承保期间内,因保单约定的承保风险所造成的艺术品有形损失或损害。
同时,保险公司会与艺术家(如在世)及其团队沟通修复可能以及修复报价。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如未征得艺术家本人允许自行修复,会导致艺术家无法认可该艺术品的情形;修复后,保险公司会与被保险人协商贬值比例(如承保),予以赔付修复费用附加贬值比例。
如涉及艺术家已经去世或者文物古董类艺术品,保险公司则需要与被保险人协商确定修复方案以及贬值(如承保),修复机构可能会涉及到博物馆(如巴黎毕加索博物馆、国内省级博物馆等)、艺术家基金会、艺术家团队、工匠等。
古建筑:自身定损一般采取定额
不仅是里面的藏品,巴黎圣母院自身就是国宝级建筑,对于这类建筑的财产保险也备受关注。
实际上,古建筑的价值难以估计,一般对于这一类财产,保险公司在承保时相对都比较谨慎。
据业内人士介绍,如何评估历史建筑的重置价值是关键点。
从修复材料来说,该人士举例,若是新建筑使用了名贵建材,如金丝楠木,市场有一定价值标准,易于确定价格。但是古建筑的材料与之大不相同,难以靠材料判定价值,因此历史建筑物重置价值的评估通常由第三方专业机构进行评估后作为保险金额。
该人士表示,保险界一般采用定额的方式,即投保方对特定物品利用定额保值的方式加以保障,并设定每次事故的赔偿限额及理赔相关的专业机构。发生灾害后的人员损失等,也会在事件处理后期进入流程,这包括参观的人群以及参与救火的消防人员等。这类保险的投保人应该是巴黎圣母院以及消防队,包括第三者责任、员工意外、雇主责任等。
大火背后:引发国内保险业冷思考
巴黎圣母院火灾,损失巨大,这也引发国内保险业的一些冷思考。
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就曾公开表示,保险业作为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其特有的经济补偿、资金融通和风险管理的功能,在文创产品制作和营销、市场开发和推广方面可发挥“助推器”和“稳定器”作用。
当下中国艺术品市场已经具有一定规模。据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和瑞银全球艺术市场报告,2017年,全球艺术市场总成交额为637亿美元,其中,中国以21%的全球占比排在了第二位。
但与规模成对比的是,业内人士表示,国内博物馆对于文物艺术品的保险意识虽在加强,但多靠“自保”,风险管控欠佳。
原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曾于2017年撰文呼吁加强我国文物保险法规制度建设。他表示,总体来看,我国的文物保险市场,无论在体系完善,还是在市场意识方面,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处于初级阶段。与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比较来看,目前我国文物保险市场文物投保率过低。
据了解,国内保险公司中,在艺术品保险承保工作有较多积极尝试的只有包括太平洋保险在内的几家财险公司。
业内人士表示,我国文化产业保险起步较晚。国内文物被保险人对于文物日常存放、保养的风险意识有待提高,行业缺乏定制化的配套产品,如艺术品运输、包装、布展、安保公司等,其内部的标准操作流程无法匹配特定艺术品的特殊需求定制防护方案。
本文源自国际金融报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