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评论丨IEEE恢复华为审稿资格是必然的选择 国际学术组织应该重在促进技术创新,共享学 ...

[复制链接]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沈逸
2019年6月初,引发各方关注的IEEE通信学会取消华为员工审稿资格的话题出现了“情理之中”的翻转,IEEE总部确认,因为“已经确定没有法律风险”,所以恢复了华为员工作为审稿人的资格,不再予以限制。在引发强烈反应,以及相应的交涉之后,作出这种决定,可以说是一种必然的选择。
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作为全球最大的学术性组织之一,其构建的学术共同体,在相当程度上承载着具有正向外部性的使命:促进技术创新,共享学术成果,确保技术进步服务于全人类。此次IEEE旗下通信学会取消华为员工审稿资格的真实考虑,迄今为止,没有权威的说法:外部舆论场的一般反应,将其视作为美方压制以华为公司为代表的中方企业系统战略的一部分,体现了美国政府“霸道蛮横”的作风,而引发学术共同体哗然的原因在于,IEEE原先的国际性、学术性是如此之强,以至于人们都忘记了本质上作为一个注册在美国的学术组织,无论多么的国际化,仍然不是一个具有独立国际法主体资格的个体,无法像联合国一样可以不受美国司法的直接管辖,更重要的原因是,此次IEEE旗下通信学会中止华为审稿人资格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还呈现出主动适用美国法律,进行宽泛解释和适用的特征,由此引发的担忧是,学术组织过度靠拢美国的霸权,甚至成为其排挤和打压的工具,这对于关注学术自由,强调成果共享的学术圈来说,显然是无法承受之重。
IEEE在此次风波中表现出来的尴尬处境,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做是美国变成一个“流氓超级大国”之后的必然:2018年6月,曾经是小布什政府时期新保守主义旗手的罗伯特·卡根在布鲁金斯学会网站发文指出,因为抛弃了美国传统的外交路线,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将变成“流氓超级大国”;其主要的行为特点是,无视美国自身主导建立的国际秩序,聚焦可物化衡量的短期直接收益,以其他所有行为体的利益,包括美国的盟友与合作伙伴的利益,为代价,谋求美方成为唯一的受益者;放弃所有建立在多边机制和战略信任基础上的行为模式,回到纯粹的以硬实力大小为唯一标准的决断,绝对化的去追求美国的利益。2019年5月23日,《金融时报》首席评论员马丁沃尔夫,从另一个角度论证了美国成为“流氓超级大国”的主要表现:奉行19世纪强权政治“弱肉强食”的理念,认为美国有权支配弱者的行为;对建立在多边协议上的规则持敌视态度,认为美国可以成为不用接受“有约束力的规则”的约束;认为实力,而非规则,是当今世界体系的基本通货。
这种无视规则回到赤裸裸的实力政治的游戏规则,和IEEE等组织赖以生存的基础,即各方对全球学术共同体遵循公共性、公益性以及在相对独立的规范化的机制下运行的认知和信任,是背道而驰的。IEEE从道义上无法承受从全球学术共同体沦为美国外交战略工具带来的冲击,从实体层面来说,IEEE作为一个具有强烈行业属性的学术组织,不可能将华为这种行业内最重要的选手排除在外,否则,就会陷入在空心化和边缘化之间二选一的新难题,这对于IEEE来说,同样是无法承受之重。
最终IEEE改变了自己的决定,这是由华为自身的实力、中方以及全球学术/技术圈表现出的坚定意志和共同认知,以及符合学术共同体游戏规则的博弈方式,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一进程,再加上此前其他相关协会,先是暂时禁止/取消,又纷纷恢复华为会员资格的类似表现来看,通过在实力、意志以及策略之间形成有效的均衡,在一个高速变动的世界里,即使面临因为相对衰落前景日趋清晰而日益陷入战略焦虑的霸权国家,崛起的新兴大国仍然可以形成有效的非对称的反制,并最终为自身的发展,以及全球的未来,争取更符合人类共同体利益的解决方案。
                                                             极酷区股票配资--www.jikuqu.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