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日本首相时隔41年再访伊朗 欲为美国充当“和事佬”

[复制链接]
在美伊关系日益紧张之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6月12日开启了对伊朗的访问。此访是自1978年的福田赳夫以来,日本首相时隔41年再次访问伊朗,在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尚属首次。
访问期间,安倍晋三将分别会见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总统鲁哈尼。在离开东京前,安倍表示,希望与伊朗领导人进行坦诚的会谈,因为各方正越来越担心美伊爆发冲突。“人们担心中东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为了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日本希望尽可能地发挥作用。”
安倍此行能否缓和剑拔弩张的美伊关系受到国际社会密切关注。在出访的前一天,安倍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电话中表示,希望为地区与和平稳定做出贡献。据日本媒体报道,在特朗普5月下旬访日期间,安倍告知其出访伊朗的意向,特朗普表示赞同。

6月12日,日本羽田机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启程赴伊朗。-视觉中国-

外交学院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6月12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日本和伊朗有90年的外交关系,且没有历史包袱和负担,两国关系长期比较友善;同时,日本是美国铁杆儿的同盟国,而且此次调停得到了特朗普的许可。因此,日本比较适合充当调停人。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6月12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从自身经济利益出发,日本是会非常积极地在美伊之间进行调解的。日本八成左右的原油进口来自中东,且大部分要通过霍尔木兹海峡。一旦该地区发生军事冲突,日本的能源供应将遭受重挫。
周永生认为,安倍的目的是通过调停让美国取消对伊朗的石油禁运,以减轻日本石油企业所遭受的损失。“但这个目标可能无法实现,因为美伊立场相差太远,两国的分歧和矛盾在短时间内难以解决。”
2018年11月,美国重启对伊朗能源领域制裁,但暂时允许日本等8个国家和地区继续购买伊朗石油。然而,今年4月,美国宣布不再给任何国家和地区发放制裁豁免。如今,日本已被迫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
“无论如何,安倍的访问还是很受伊朗重视的。”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6月12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安倍作为世界GDP第三大国的政府首脑,在这个时刻访伊彰显了国际社会对伊朗的支持。在遭受外部打压的情况下,伊朗政府亟需用外交成果来稳定民心,这是应对当前危机的关键。
调停者还是传声筒?

安倍10日在自民党会议上表示,中东稳定直接关系到日本的稳定,他将在前辈们打造的日本与伊朗友好关系的基础上发挥建设性作用。安倍曾寻求在2018年夏季访问伊朗,但因7月的西日本暴雨而放弃。今年5月,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在访日期间与安倍进行了会晤。
除了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考虑,周永生指出,安倍也希望通过此次访问扩大日本在中东地区的影响。“日本要转移对韩外交、对俄外交失利的影响,希望通过在美伊之间调停来提高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在周永生看来,日本在中东地区的政策具有鲜明的特点:一方面积极搞好和中东产油国的关系,以保障本国石油供应的稳定,并尽可能地参与中东地区石油开发;但另一方面,日本也不违背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大局,在立场大致保持一致的情况下,和美国适当拉开一定距离,特别是对美国制裁的那些国家,维持一定的沟通与合作管道。
“现在来看,能够帮美国调解的也就只有日本。”刘军红指出,欧洲在伊核协议问题上跟美国有不同意见,也有对立的成分,而且欧洲在伊朗也有自己的利益,因此,美国是不能让欧洲做调解人的。而日本不是伊核问题国家,在对伊问题上对美国的态度要更平和。
但李绍先对此持不同观点。他认为,安倍实际上没有能力充当“和事佬”。“尽管安倍希望让美伊关系缓和,但他能起的调解作用恐怕相当有限,基本上就是充当特朗普的传声筒。”
在安倍访问伊朗之前,德国外长马斯6月10日突然访问了伊朗。他在访问期间表示,作为伊核协议的签字国,德国、法国、英国坚定维护协议的有效性,致力于帮助伊朗获得协议中已经明确的经济利益,欧盟也在尽其所能确保这一点。
李绍先认为,安倍访伊的重要性要远远低于马斯。“虽然马斯的级别没有安倍高,但马斯的来访是实打实的,不仅因为德国是伊核协议签约国之一,而且马斯的背后实际上是欧盟。”他说,“欧盟的态度对于伊核协议的存废来说至关重要。如果说要调解的话,马斯的分量要更加重要。”
日伊经贸关系遭受美国经济制裁冲击

即便无法弥合美伊之间的裂痕,安倍此行预计还是会为日伊长期经贸合作打下基础。6月11日,伊朗工商、矿业和农业商会主席格洛姆·侯赛因·莎菲(Gholam-Hossein Shafe 'ei)在接受伊朗媒体采访时表示,伊朗—日本联合商会很快将在德黑兰成立。
莎菲表示,希望安倍的访问可以消除双边贸易中的一些障碍。“日本一直是伊朗最古老的贸易伙伴之一,双方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经济关系。”他说,“尽管美国的制裁对伊日关系构成了一定影响,但日本对维持与伊朗的关系非常感兴趣。我们希望安倍的访问可以取消部分限制,让我们重回旧日的良好合作关系。”
在美国重启石油禁运之前,伊朗在日本的石油进口中占比5%。日本石油协会会长Takashi Tsukioka称,由于美国的制裁,日本石油进口商已转向其他原油出口国。“我们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做出艰苦的努力,以便恢复从伊朗进口。”
这并非日本石油产业首次遭受美伊关系恶化的影响。日本曾对伊朗西南部阿扎德甘油田感兴趣,该油田的原油储量约为260亿桶。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帝石公司(INPEX)于2004年收购了阿扎德甘油田75%的股份,但后来由于美伊紧张关系升级,2006年将股权降至10%。最终,由于受到美国二级制裁的威胁,INPEX于2010年决定完全退出该项目。
随着伊朗营商环境风险的上升,日本企业对于是否继续在伊朗经营心存疑虑。日本对外贸易组织去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20家在伊经营的日本公司中,大多数公司都将伊朗的增长潜力和对日本普遍好感视为积极因素。但与此同时,受美国制裁不确定性的影响,60%的受访者表示,可能会缩减在伊朗的业务。
有分析认为,安倍伊朗之行带来的外交风险也不容忽视,可能会引起沙特等与伊朗关系紧张国家的不满。对此,刘军红表示,从安倍出访前同沙特阿拉伯王储、阿联酋王储等领导人进行电话会谈就可以知道,日本事先是做了充分安排的。“日本对中东的研究是比较透的,非常清楚各方的利益平衡点在哪里,政策手段也相对温和。”
                                                             极酷区股票配资--www.jikuqu.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