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这20年中国企业家对犹太人的了解,超越过去一千年总和

[复制链接]
当记者2010年负笈求学于以色列时,全以色列大学里的中国访问学者和留学生全部凑起来不足百人。而如今,任意一家以色列的主要高校,都有百名以上的中国留学生。
据以色列旅游部统计,截至2019年4月,中国赴以游客超过5.51万人次,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66%。讲述以色列创新精神的专著《创业的国度:以色列经济奇迹的启示》,在中国得到了各界的推荐,一版再版,作为共同作者的索尔·辛格曾透露,他实在无法算清在中国已经做了多少场关于此书的分享。
这突如其来的“犹太以色列热”,背后究竟原因何在?在5月举行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期间,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终身教授张平接受了第一财经专访,在他看来当前对犹太文化最感兴趣的是中国的商界,因为在犹太经典中提供了从农业文明向商业文明转变的思考。
张平多年从事犹太研究,尤其是与中华文明的对比研究。在这一前人研究甚少的领域内深耕,让他获得了不少“第一”的头衔:他是第一个在以色列获得人类学博士的中国人,第一个在以色列获得终身教授职位的中国人,第一个将拉比犹太教经典翻译到中国的学者。
张平这十几年来一直在从事《密释纳》的译介和评注。《密释纳》共有六部,第一部《种子》和第二部《节期》的中译本已分别于2011年和2017年在国内出版。目前他正在进行第三部的翻译。
《密释纳》是对《希伯来圣经》的诠释和发展,《密释纳》中的大部分内容,都是针对《希伯来圣经》提出的问题以及拉比(犹太教的宗教领袖)的讨论、回答,是拉比犹太教的枢纽经典。

《密释纳第1部 种子》

山东大学出版社 2011年09月版


《密释纳第2部 节期》

山东大学出版社 2017年12月版

第一财经:你来参加此次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对文明之间的对话是怎么看的?
张平:我很兴奋,自己长期从事犹太传统与中华传统的对话。此次把亚洲文明之间的对话提高到国家层面,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并且在会议期间听到了实施亚洲经典著作互译的计划,经典的互译是非常基础的工作,讲对话、讲文明,没有经典互译,就很难有深入的探讨。
现代意义上的对话,其实是犹太哲学家马丁·布伯先提出的,其来源是犹太传统里的争辩和对话思维。当然对话这一概念在中国传统中也有,但是犹太文明最先明确地提出来。这一概念本身也是犹太文明与世界文明交互过程中产生出来的。
第一财经:你不仅在书斋中翻译犹太经典著作,还很关心时下中国的以色列犹太热。
张平:这其实和我的研究有关系,我一直关注着犹太传统与中华传统的对话。最近几年,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中国出现了“犹太热”,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从开封犹太人开始,犹太人在中国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但长期以来二者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联系,以往中国人对于犹太文化的兴趣并不大,但是为何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门显学?可以说在这 20年中,中国人对犹太人和以色列的了解,超过了过去一千年对犹太人了解的总和。
第一财经:市面上现在涌现了太多关于犹太以及以色列的书籍,不过有些质量堪忧,讲的东西脱离实情,造成了不少误导。
张平:对,你说得很对。现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所谓犹太成功学,以及出版的犹太智慧伪书,这些都与事实不相符合。但是另一方面,中国的商界人士,在最近四五年间,大批地前往以色列进行深度的学习,他们对于以色列的观感和思维已经不是这些文章能够左右的。通过在以色列的亲身体会,令他们在突然之间打开了一个非常不一样的思路。在过去几年内,经过我授课的、和我直接谈过话的中国商界人士,据我自己估算,在1500人以上。目前就中国企业家海外学习考察的目的地而言,以色列已经可以和美国硅谷平起平坐了。
第一财经:大量的中国企业家涌向以色列,很多以色列的企业反映,已经来不及接待中国企业家了。
张平:其实看以色列的企业,现在反而学不到太多东西。因为很多中国企业家跟我讲,在以色列看企业,规模没有他在国内的大,盈利没有他在国内的多,而真正前沿的创新产品,以色列企业也大多不会大方展示。真正和创新有关的是企业整体的机制和文化,以及犹太传统文化,这些才是给他们印象最深刻的。
第一财经:你经过这几年的亲身体会,中国的犹太智慧热,背后深层原因到底是什么?
张平:我注意到的现象是,当前对犹太文化、以色列创新最感兴趣的是中国企业家群体。通过我对中国和犹太历史的分析,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当前经历的历史变革,和犹太文明在公元1世纪到公元10世纪之间发生的变革有相似之处。最基本的,就是从农业文明向商业文明的转化。很多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很多中国需要解决的问题,都可以在犹太经典《塔木德》中找到可供参考的答案。
《塔木德》是拉比犹太教的重要经典。公元1世纪前,圣经犹太教时期,基本是农业文明。1世纪后,开始了拉比犹太教时期,犹太人社会开始逐步向商业文明转变。圣经犹太教和拉比犹太教有很多差别,拉比犹太教和儒家思想很接近,企业家处于农业文明向商业文明转变的第一线,在以色列学习的过程中,一下子就抓到这是他们所需要的。所以在我看来,中国当前的犹太热并不是空穴来风。
第一财经:犹太经典对于这种转变可以提供什么样的启示?
张平:可以举个例子。关于金钱的概念和价值观,把犹太传统与儒家传统做对比。在儒家经典中基本看不到谈钱的问题,而在《塔木德》中,至少有60%是关于钱的问题,如何处理财产纠纷,纳税的时候应该如何计算……这就是商业文明与农业文明很大的区别。商业文明研究钱的本质,认为这是很重要的问题。农业文明相对来说对于钱兴趣不大,认为并不是很重要。
犹太传统中的经济学思想,走在了全世界前列。一般的西方知识体系都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如数学、物理、化学等等,在古希腊文明中都有很深的研究。但是经济学就很难追溯到古希腊,古希腊的经济学思想和儒家文明相似,最基本的概念是钱会让人腐败,会破坏一个人的道德。圣经犹太教时期也不喜欢钱,而进入拉比犹太教后,就开始对钱比较客观。在经典中不崇拜钱,但也不去贬低钱。金钱会涉及很多,如商人的价值、利润的产生、财富的分配等等,这些对于当代中国都是非常迫切的问题。
第一财经:对于这些问题,我们可以尝试去犹太经典中寻找答案。包括时下流行谈论的“以色列创新”,是不是也可以在犹太经典中找到启示?
张平:研究以色列创新,不能只看以色列的高科技成果,那些都是已经完成的成品。我一直认为,学习犹太创新和以色列创新,必须往后看,看到犹太思想和思维方式是怎么形成的,这离不开犹太传统和犹太经典。这是底层逻辑,如果你能够学会的话,就能学习到创新能力。
责编:张有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