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后的香港股神

[复制链接]
  文丨
  ID:modernstory
  人生如过客,有风就要驶尽,无风不妨避一角。
  一
  他可能是香港绰号最多的大佬。
  政客们喊他“潮州怒汉”,散户们尊他“仙股医生”,老一代人习惯叫他“金牌庄家”。
  而让香港记者念念不忘是他爱坐一辆金色劳斯莱斯招摇过市,因此得名“金劳詹”。
  他叫詹培忠,今年72岁,占据人生最长的外号,叫做“香港股神”。
  和李嘉诚、向华强一样,詹培忠出身潮汕,1956年随家人定居香港,中学没毕业,便去柬埔寨随父从商,20岁已在生意场上八面玲珑。
  22岁,他孤身返港,身上只有接私活所攒数千元,詹父并无任何资助。
  彼时的香港,风尘中已满是繁华,入夜霓虹灯亮起,城市如巨大的迷宫。
  詹培忠在迷宫中埋头奔跑,“香港是商业社会,人很现实,成皇败寇,你要赶上,只能摄位”。
  粤语中,摄位便是找机会上位,用尽一切手段。
  他返港那一年,股票走红,香港企业家在中环皇后大道上,成立远东交易所。
  交易所大堂外墙被拆除,改成一层玻璃,港人俗称“金鱼缸”。
  每日,穿着红马甲的交易员们忙碌奔跑,在黑板上写下股价,散客们冲前接单。
  所有有关财富的人间悲欢,在鱼缸中一目了然。
  1972年,詹培忠穿上红色背心,编号190。
  多年以后,他依旧怀念穿着红背心站在黑板前的感觉。他是鱼缸中的明星,无数贪婪目光盯着他手中的粉笔。
  他冷静,高效,不贪小利,又机灵百变,很快博得各家上市公司喜欢。
  虽然工资每月只有100元,但詹培忠私下自己炒股,一年内便赚到人生第一个100万。
  那是港股的黄金时代,全香港酒楼都在卖鱼翅捞饭,红烧鱼翅配白饭,一碗8元到30元不等,占当时月收入四分之一,但股民们乐此不疲。
  每日收市,詹培忠总会和同事去吃鱼翅捞饭,然后打麻将逛夜总会,有时兴起,还会乘游艇出海。
  暗夜海上,远望维多利亚湾,就像看一片霓影蒸腾的海市蜃楼。
  好景不长,1973年开年,香港突降冰雹,此后形成魔咒,凡有落雹,必有股灾。
  1973年3月,恒生指数开始狂跌,一路跌到1974年10月,从1774点跌到120点,跌幅92%。一斤白菜都比一手股票贵。
  报纸上满是破产、跳楼、自杀,詹培忠赚来的100万输得干干净净。
  詹培忠将这次失败定义为人生洗礼,称经此风浪后,人生再无可惧。
  远离股市后,他帮朋友打理了两支足球队,但终归志不在此。绿茵场尺寸有限,胜负也太过简单。
  80年代,詹培忠结识了南洋富豪陈松青,并成为其御用操盘手。
  在詹培忠运作下,陈松青旗下控股公司佳宁,股价狂飙16倍,而詹培忠也因此得名“金牌庄家”。
  盛名之下,益大、侨联及维达等公司纷纷找他坐庄。鼎盛时期,詹培忠坐庄公司达20家,超整个港股成交额的1/10。不到3年,詹培忠晋身亿万富豪之列。
  当时港媒称,詹培忠炒股如“猪笼入水”。猪笼呈网,打水本是一场空,但换个角度想,水从四面八方涌来,恰如财运亨通。
  成为大亨的詹培忠,喜欢约记者吃饭唱歌。每到歌厅,必点红歌,最爱《洪湖水浪打浪》和《南泥湾》。
  港报形容其“叱咤叫喊,汹汹崩室。”
  临别时,詹培忠习惯从口袋掏几叠千元大钞,一张一张抽出,扔在歌厅银盘之上。
  二
  1983年,香港又落冰雹,股灾不期而至。
  佳宁公司倒闭,大富豪陈松青因经济罪入狱,詹培忠声名受损,金牌庄家有口难辨。
  他一怒全家移民加拿大,然而生活温吞无趣,当地股市佣金高昂,难寻用武之地。
  1985年,詹培忠返港,卷土重来,不再坐庄,专门收购空壳公司,注资重组,出售赚钱。
  詹培忠将这套模式命名为“寻宝游戏”,那些濒临死亡的公司,在他眼里就是宝藏。
        
               
        1            2            下一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