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拜腾买一汽生产资质付款逾期,造车新势力面临严峻考验

[复制链接]
造车新势力企业在资金等方面正遭遇严峻的考验。以1元买下一汽华利生产资质、同时担下8亿多债务的拜腾汽车,尚未在规定时间内付款。
“就付款相关事宜,拜腾与一汽夏利始终保持着积极沟通,并对此进行了妥善安排。拜腾南京工厂建设项目正在有序推进,待工厂施工最终完成,会按照相关规定,完成生产准入。”拜腾汽车方面今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10月9日,一汽夏利(000927.SZ)董秘在回复投资人关于拜腾欠款是否到位时称,目前尚未收到南京知行代华利公司归还的部分款项,公司将积极督促南京知行早日归还相关款项。2018年9月,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将以1元的价格将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而南京知行旗下汽车品牌正是拜腾。尽管股权转让费用仅1元,但南京知行还需要支付华利公司应付职工薪酬5462万元,及华利汽车所欠的8亿元债务,其中8亿元债务要在2019年9月30日前分期偿还。在本次股权交易完成后,拜腾可获得一汽华利造车资质。目前,一汽华利方面仍没有收到拜腾汽车剩余4.7亿元的打款。
拜腾汽车付款逾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其资金较为紧张的局面。不过,在今年9月法兰克福车展上,拜腾首席执行官戴雷在车展上称,拜腾的C轮融资即将结束,预计融资规模为5亿美元,参与的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和南京市政府旗下产业投资基金等,该笔资金主要应用于首款量产车型M-Byte的投产。戴雷在车展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拜腾已经与一汽集团签订了投资协议,剩下一些与融资机构的流程在走。不久前,戴雷在官方微博上称,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MS Autotech旗下子公司Myoung Shin Co.也将参与拜腾的C轮融资,双方当日还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将在本地制造、销售、供应链和投资等多个领域展开战略合作。此外,在C轮融资之后,拜腾汽车会立刻启动D轮融资。

拜腾汽车的首款量产车型——M-Byte已在法兰克福车展正式亮相。按照最新计划,预计2019年底量产的拜腾M-Byte将于2020年中开始量产,先在中国市场交付,预计2020年开始接受欧洲和北美地区的预订,2021年正式进入欧美市场。而拜腾在南京的工厂已经基本完工,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和电池等五大车间设备安装均已就绪,今年10月份进入试生产。
公开资料显示,拜腾汽车此前完成的A轮与B轮融资总计达7亿美元,其中一汽集团在B轮中以2.65亿美元领投,并在C轮融资中持续投入。也就是说,一汽是拜腾汽车的主要投资方。有传言称,由于一汽集团话语权较大,一汽以外跟投机构是否跟投充满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新任法拉第未来CEO毕福康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及,自己离开拜腾汽车的原因是投资方一汽集团干涉过多,这引起了业内人士对拜腾汽车独立经营的质疑。随后,拜腾汽车方面发布声明称拜腾一直独立运营并谴责了毕福康的言论,毕福康则发微博澄清称媒体断章取义。
对于拜腾汽车9月30日前仍然不付款,一汽夏利是否有权利终止转让,一汽夏利方面在投资者问答中称:“希望对方按协议约定尽快代华利公司归还欠款,如终止协议对双方都会造成影响。”
在LMC汽车市场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志凌看来,此前一汽集团对拜腾的投资属于战略投资,有一定的话语权。“一汽的问题存留的时间很久,单靠自身从内部来打破进行创新很难,它的问题在于很保守,拜腾对它的意义是鲶鱼效应,而拜腾这样的企业也会独立发展,最好的方式就是合作,不是谁吃谁。”曾志凌对记者表示,一汽需要造车企业增加活力从而实现造血,如果毁约,对双方都会造成不利影响。
除了拜腾汽车外,当前造车新势力企业整体都在经历着资本寒冬。全球数据研究机构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14日,中国电动车领域所获得的风投金额同比下降近九成,,跌至7.83亿美元,而2018年同期(截至2018年6月中旬)的风投金额高达60亿美元。风险投资家对于中国电动车行业的投资项目开始变得谨慎起来。在资金使用上,造车企业开始提升资金使用效率,通过裁员等方式来降低成本。以头部造车企业蔚来为例,其已先后开展两次裁员。
此外,今年上半年,造车新势力企业的销量均不足万辆,对比造车新势力企业设立的年销量目标,当前现状也与目标存在较大差距。一些造车企业出现拖欠货款、工厂停摆的风波。显然,造车新势力企业正在加速洗牌,严峻的形势也正在考验着这些企业如何续命。
责编:李溯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