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落木萧萧下,花开在眼前||大视野

[复制链接]
  · 这是第2966篇原创首发文章字数6k+ ·
  · 关注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
  这篇文章是对中国经济走势一些最新的观察思考。
  文章的缘起是我注意到的一种有趣现象:当经济增速不断下行时,政府的承受力、容忍度似乎比较强,而一向反对“GDP崇拜”和“以增长论英雄”的经济学家,则越来越多地呼吁政府要积极出手,保增长,促增长。
  今年第三季度中国GDP增速为6.0%,是1992年有季度GDP统计后的最低。
  接下来会不会破6?破6会不会造成社会心理震荡和连锁负反应,比如经济主体更加现金为王落袋为安,投资与消费意愿不振,导致增速进一步下行?
  近期和经济学家交流,发现不少一直主张结构性改革的学者(从投资拉动到内需拉动,从外延扩张到转型升级,从要素驱动到创新驱动,提高服务业占比,约束地方负债,打破刚性兑付等),现在都把增长诉求放在改革之前,主张货币宽松,压低利率,扩张财政,中央政府加杠杆扩充总需求,增加对地方发债的容忍度,在环保和金融去杠杆等方面注重微调、不搞一刀切,等等。他们担心如果增速一直掉下去,就不是L型那一横,而是那一竖!
  经济增速的下行,与中美贸易摩擦,中小企业、制造业赚钱难,汽车、手机、家电等大行业销量下行,地方财政压力增长,金融去杠杆不断爆雷,猪肉价格高企等因素叠加,让很多人都感到心慌。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10月制造业PMI(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3%,在荣枯线以下继续回落。我平时接触制造业、民企、地方政府都有一些,对这些情况也感同身受。
  在日益强烈的担忧下,你会发现,2014年提出“新5%比旧8%好”(通过改革构筑的5%新增长平台比靠刺激勉强维持的7%-8%旧增长平台要好)的学者,最近一直在呼吁降准降息。也有学者很认真地提出,全球债务率的上升是不可避免的,各国央行都在走向“负利率+量化宽松”,以维持公共债务的可持续性,暗示中国央行也应多印钱,多释放流动性。
  从我的观察看,相比往年,今年政府之手已经比较积极。
  先看财政。1-9月国债发行近3万亿元,同比增加12%;地方债券发行4.18万亿元,同比增加10%,其中新增债券已发完全年限额(3.08万亿元)的98.7%,很多地方已完成全年发债任务。新增债券分一般债券和专项债券,国务院已明确可根据地方需要提前下达2020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且首次允许将部分专项债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的资本金,这样,更多基建、民生项目的资本金可以通过发行专项债来获得。
  同时,前三季度累计新增减税1.5万多亿元,新增社保费降费2700亿元,全年新增减税降费估计接近2万亿,这也是政府很大的出手。
  再看货币。9月央行宣布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同时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从之前的结构降准,到现在的“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宽松度无疑提高了。
  这就出现了一个现象。政府可能觉得已经够积极,但民间和学者觉得还不够,特别是一看到增速还在下行,更觉政策力度不够。
  现在的经济增速比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后2009年一季度的6.2%还要低,政府为何没有像2009年4万亿那样用猛药?
  我想,一是就业还比较稳定,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实际增长(前三季度为6.1%)和经济增长基本同步;二是一些结构性指标表现得还可以(如服务业发展、最终消费支出对增长贡献率、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高技术产业投资和社会领域投资增速、万元GDP能耗)。所以政府有压力,但并不焦虑,在稳增长同时强调保持战略定力,不搞大水漫灌,认为经济下行压力既有周期性因素,更多是结构性、体制性的,所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高质量发展这条主线不能变。
  怎么看待和理解上述现象?中国经济的下一步究竟在哪里?
  在回答之前,先做些国际比较。放在全球,中国今天的增速下行并不是大问题。
        
               
        1            2            3            4            下一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