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电竞:迷途不返,抑或青春之光?

[复制链接]
前不久,福布斯中国公布了2019年30岁以下精英榜单,在20岁以下年龄区间内上榜者除了体育运动员外,电竞职业选手和主播成为不可小觑的年轻力量。
而在今年夏天,分别由流量小生王一博、李现、杨洋担任主演的三部改编自电竞题材小说的电视剧集中上映,似乎也在向公众印证:电竞行业被“正名”后,大门正在开启。
人们对电竞的关注度竟然开始有高过传统体育赛事的苗头。2018年电竞赛事项目首次进入亚运会,中国队获得了两金一银的成绩。当时某社交平台做了一个“最受欢迎的亚运会运动员”票选。结果是10名运动员中,仅孙杨一名来自传统体育项目,其余全部为电竞职业选手。
电竞是一个兼具体育和娱乐性的行业。仅从赛事角度,其对于参赛选手年龄、反应速度等各方面都有着极高要求,选手往往牺牲了吸收知识的最佳年龄而专注赛事训练,选拔的残酷性并不亚于世界级体育赛事;而随着电竞经纪、电竞直播等周边行业的兴起,电竞选手转而成为电竞赛事的普及和运营者,这个行业也颇带有些娱乐化色彩起来,退役选手的恋情也能登上热搜。电竞在逐步走向大众化。
不过在政策倡导之下,外界对电竞行业还是生出了新的理解误差。有媒体报道称,人社部发文表示,电竞行业平均薪资是普通的1-3倍,人才缺口达200万。深究下来,实际上“标题党”的情绪渲染或许大过于现实情形。
没有什么行业是“人傻钱多流水快”,如今看得见的荣耀和高额奖金背后,都经历过看不见的迷惘和挣扎探索。

从“洪水猛兽”到“争口气”

“我们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心里有口气。”毫不犹豫地,胡志祥抬起眼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他目前在超竞教育就职,这是一家主业为电竞教育服务的公司,在他的推动下,公司团队刚刚完成四本电竞教材的编撰和发布工作,并逐步推广到院校授课体系。
从早期参加电竞比赛接触到这一行业,到走入职场后通过宣发业务衔接再度接近电竞,再到成为普及电竞知识的一员,被问及心态时,才有了上面的答复场景。
“争气”似乎也成为近年来走到台前的电竞从业者吐露最多的心声。
在过往很长一段历史时期,“打电竞”往往被大众家庭视为“有网瘾”,是在“浪费生命地打游戏”,并不排除选择成为电竞选手的少年中或多或少存在这样的心理状态,但外部环境也是一大掣肘。
仅从最近20年来看,2004年和2008年是电竞产业两度低迷期。前者由于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网游类电视节目禁播令,遏制了大众渠道方面电子竞技的传播;之后的短暂繁荣却在2008年的经济危机下再度面临打击。
也正是在这样一段漫长蛰伏期中,执着于电竞的孩子和家庭的传统氛围往往容易爆发巨大的分歧,最终带来恶果。
今天走到电竞教育的路口,也是因为胡志祥曾经被一个案例深深冲击过。
胡志祥在学生期间也曾参与过电竞赛事,但最终选择了完成大学学业。大学时期他就读的是广告专业,毕业后逐渐接触到电竞赛事的举办和宣发诉求。因为职业惯性,胡志祥接触了不少想成为电竞选手的孩子,并会提供一些基于自身理解的职业发展建议。但这其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愿成为成功的电竞选手。
六年前,胡志祥在对一位孩子进行测评时认为,他在打比赛的水平和天赋上并不具备足够优势,并不建议成为电竞职业选手。
出于无奈的家长将孩子送往医院“电疗”。谁都没想到的是,大半年后再度见到的男孩大变了样,曾经活泼的性格不再,而变得目光呆滞。这或许还只是历史上执着于投身电竞职业选手少年经历的一个缩影。
“这对我冲击很大。”胡志祥说道,这也是在此后,面对来自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编写电竞教材的邀约时,他立即答应的一个原因。这次则是他第二次参与电竞教材的编纂。“大学考上后,我始终把电竞当做爱好,同时也在从事相关工作。电竞并不是洪水猛兽,我希望做出一些东西,去正确引导年轻人认知新事物。”
拿冠军概率比考上清华还低

整个电竞产业链中,职业电竞选手是永远站在“高光”下的人群,在通信技术发达的今天尤为如此。
这或许是吸引诸多学子放弃升学机会投身于此的原因之一,职业选手希望借此证明自己在追梦路上的能力,而一朝夺冠便能获得百万乃至千万级别的奖金更是为局外人称道。在领奖台上,选手们享受到的将是等同于传统体育赛事奥运冠军的目光,可能还有些“一雪前耻”的味道。
尤其最近三年来,政策叠加利好不断,电子竞技正走在高速发展轨道上。2016年,“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正式成为一门专业,被列入《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今年4月,国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部门将“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作为新增职业信息;由于运营团队或经济资源的支撑,上海和成都先后被称为“电竞之都”。相关统计显示,2014-2019年电子竞技整体市场规模综合达到3513亿。
但要成为夺下奖杯的那个团队何其艰难。胡志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一直以来,想成为电竞职业选手的孩子往往是由于看到所在圈子内,自己打游戏的水平相对高,就认为可以走到更高舞台。实际上不止于此。
在他看来,成为一名合格的电竞职业选手最重要的是“求生欲”。个人“求生欲”有多大,意味着他(她)为了获得胜利,愿意付出多大代价,“对自己能‘狠’到什么程度,不会因为一点小小的成绩就迷失了”。此后才是“天赋”和“成长速度”,其他因素可能还包括“运气”等。
“为了成为职业选手,付出的时间精力和回报不一定能成正比,这其实风险非常大。”胡志祥说道,成为电竞职业选手,意味着把人生最宝贵的几年用来训练,但却不一定会有结果。如果运气和天赋很高,可能拿冠军,但是全世界冠军就那么多。“1年一个队伍、5个人。在TI(DOTA2国际邀请赛)等系列赛事中,能拿到冠军比考上清华概率还要低。”
他想要向大众传递的是,可以借助游戏适度益脑,但把爱好当做工作将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如果把参与电竞赛事当做工作,由此带来的压力和一系列变化是否能够承受,是这一群体首要考虑的。
核心在于心智。目前同样从事电竞教育工作的谢霄鹏,此前曾在电竞俱乐部工作过五年。其中一个工作内容就是挖掘和选拔合适的电竞选手。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俱乐部对于电竞选手的标准一般在16-20岁之间,严苛者将收缩到16-18岁。
“在这个年龄阶段的选手,能力基本定了型,接触游戏也有3-4年,他们会形成自己对游戏的个人习惯。”他表示,通过进入俱乐部的职业训练体系,可以让他们对参与赛事的理解更加深刻。
但也恰恰是这个年龄段的选手,往往心智尚未成熟、心态亦不稳定,容易被外在因素所影响。谢霄鹏就遇到一些年轻的选手,“平时因为生活中的事情,恋爱吵架等等影响到训练进度。日积月累,队伍中的矛盾和情绪会直接爆发出来。”
从事电竞运营事务的禹靓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别看这些电竞职业选手起步薪资相对较高,能在1万元上下,但他们要承受的舆论压力是难以想象的。
“键盘侠没有太多顾忌。这些十几岁的职业选手其实还是孩子,普通人还在高中大学进行学历教育,他们在这样的黄金年龄却可能要经历被众多人捧高又摔下的过程。尤其是退役之后的人生规划和俱乐部提供的保障也各不相同。”她接触过的一些职业选手,一天要训练至少16小时,整月几乎无休,加上近年来联盟对选手薪资的合理化管控,职业选手看起来的相对“高薪”其实并不如想象中容易赚取。
在前述30岁以下精英榜单中,记者粗略计算发现,约有10人来自电竞行业,且多为职业选手,年龄普遍在19-26岁区间,入选的教练则是27岁。
“选手在18-25岁的年龄阶段本应该是建立社会认知,接受良好教育的好时光。但电竞选手则走在训练-比赛-训练-比赛的循环中。”胡志祥总结道,这种情况下,如果家庭教育能够及时补充固然是好,这样可以在退役后更好进行转型;但还有一些选手在退役后,站在台上可能自己都逻辑不清,很难教育别人,后续的路该怎么走就成了难题。
在行业发展的推动之下,围绕电竞生态而来的产业链在慢慢成长并成熟起来。
沉浮中成长

业界常常把电竞与体育等同比较,本质而言,二者都属专业的竞技项目,有全球化的普及性,但又有着较大的时间发展落差。
在电竞俱乐部为代表的主体成熟之后,围绕电竞完整产业链条的诸多细分业务开始涌现,在传统的选手培训体系外,还包括赛事策划、运营、宣发体系,教育体系,经纪体系,内容周边体系等。
电子竞技职业选手退役后的发展道路,随着基础技术的迭代,也在经历一轮又一轮的革新。
谢霄鹏就出自俱乐部体系。他指出,不同年代的选手在退役后工作内容都不太一样。在早期阶段,选手退役后会选择创业,仍然与电竞圈有着强关联,借助自己前期积累的人际关系,创立俱乐部、电竞外设品牌等。
下一波风潮来自转身幕后进行电竞解说,这批解说凭借个人魅力得以积累粉丝,形成一定的品牌效应。随着移动端产品的兴盛,直播平台开始兴起,很多电竞解说转道于此,进一步赚取粉丝流量。
但到今天,直播平台的“顶流”们基本定型,多为顶级联赛的头部选手,要从他们手中瓜分注意力并不容易。个性相对成熟者可以进入俱乐部作为一线管理者,比如教练、领队等;但众多没有打出成绩的选手,可能只能回归传统的上班族路线。
具备多元能力的人才需求相继出现。腾讯电竞联合超竞教育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电竞生态从业者7.1万人,处于发展初期,只有26%的岗位为人力饱和状态,近15万劳动力缺口未补齐。根据行业调查结果和行业复合增长率估算,预计到2019年底,行业从业者整体劳动力需求规模将达33.15万人。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缺口是有限定条件的。胡志祥表示,电竞企业往往需要综合能力强的人才,营销、执行和运营能力都要具备,这些能力在企业中往往要很长时间的培养。换句话说,这种综合类人才,放到诸多行业都是紧俏资源。
“缺口比较大的会在俱乐部运营岗、赛事策划岗、电竞教育岗,其他板块其实一些传统专业人才已经可以胜任。”他续称。
目前在调教电竞选手过程中,有一类职业尤为紧缺——数据分析师。谢霄鹏解释道,这类职业需要分析师自身具备一定的打比赛技能前提下,掌握数据分析方法,并落地到参赛选手操作过程中,以此得出结论,如在什么节点要如何操作,从而帮助选手更好完善职业技能。而传统的电竞赛事教练在这方面的能力尚有欠缺,历史上数据分析师与教练的工作往往分裂而难以综合起来对选手带来实质帮助。
“现在还处于探索发展阶段,会存在一些不健康的现象。”胡志祥评价道,高速发展的电竞产业,其间必然会经历泡沫期,之后才会慢慢沉淀,行业在增速放缓后开始健康成长。在此过程中,成熟的其他领域综合人才进入,可以加速推动行业向更好的方向成熟。
                                                             极酷区股票配资--www.jikuqu.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