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美国质疑上诉机构法官收入过高,十字路口的WTO何去何从

[复制链接]
mty13 2019-11-25 21:50:47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世贸组织(WTO)各成员方越来越感到,这次狼真的要来了。
距离12月10日还有16天,不仅WTO下的贸易法庭——上诉机构纳新无望,整个WTO未来两年的预算恐怕也会被停掉。
针对这样的双重打击,美国前贸易代表、美国威凯平和而德律师事务所资深国际合伙人巴尔舍夫斯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也坦言:“我不知道现任美国政府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对于12月10日之后的国际贸易体系,绝大部分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国内外专家认为,若上诉机构停摆,则国际贸易恐再回到“丛林法则”时代,后果是灾难性的。
不过也有一种观点认为,若上诉机构停摆,目前尚有一些现存的双边或诸边的仲裁机制存在,仍可维系一定的秩序。不过需要提到的是,在这些仲裁机制中如何同美国维持双边关系将构成挑战。

在十字街头徘徊的WTO
在2019年最后一次WTO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美方依旧拒绝开启上诉机构的法官甄选机制,不仅如此,美方代表还细致地描述了对于上诉机构法官薪酬体系的不满。
上诉机构是WTO体系中负责裁决贸易争端的“最高法院”。根据相关法律,WTO上诉机构常设7位法官。但近年来,由于美国在上诉机构启动法官纳新、连任程序方面的蓄意阻挠,从2018年1月起,上诉机构仅剩三位大法官,分别来自中国、美国和印度,三人也是上诉机构能够运作的底线。
其中,格雷厄姆和巴提亚的任期均将于2019年12月10日到期,而中国籍法官赵宏的任期将在明年11月结束。这意味着届时该上诉机构将仅剩一位法官,如无法在此之前启动纳新程序,该机构将瘫痪。
第一财经记者拿到了美方代表在该会议上的陈词文件。在其中美方提出的核心观点为两点:其一作为一个兼职岗位,上诉机构法官只需在处理案件的时候才来上班,而其年收入超过30万瑞士法郎,这比WTO副总干事的收入要高得多,WTO副总干事是个全职岗位。
其二,工作量不大,补贴还拿得多。美方代表指出,每年上诉机构做出的判决只有5-6件,根据WTO的相关激励机制,上诉机构法官花在上诉案件上的时间越多,能拿到的加班费就越多。而对于那些已经离职但仍在对上诉案件进行判决的前法官而言,这些好处可能更为可观。
美方认为,目前WTO上诉案件的判决时间都超过90天,如果一个离职的前法官仍旧在为该案件工作,则能额外得到10万瑞士法郎的收入。
美方官员在会议上就此提出其核心质疑,即WTO有关上诉机构成员薪金的激励机制,已经对WTO的财务造成了重大影响。
这已经不是美方近期第一次拿钱的问题“敲打”WTO。最近一次闭门预算会议上,美国就对上诉机构的预算表示担忧,认为有些资金恐被挪用,并威胁不通过WTO 2020年和2021年的预算。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WTO数据库显示,2019年WTO预算为1.97亿瑞士法郎,其中最大出资来自美国,出资金额为2270万瑞士法郎(2280万美元)。2018年WTO的预算也是这一规模。据悉对于2020和2021年的预算,WTO也希望维持在这一规模。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在此方面的威胁将有何实际效果,WTO预算委员会将在11月27日再次召开会议讨论这一问题。不过由于预算案必须由WTO的164个成员方全部批准才能放行,如美国执意阻拦,这有可能导致WTO在2020年出现停转现象。
巴尔舍夫斯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不允许上诉机构任命新法官以及可能不通过WTO预算的行为,会让人觉得这届美国政府是在试图“让这个组织挨饿”(stave the organization)。
欧盟全力挽救WTO
近期,面对WTO的种种窘境,欧盟希望能在12月10日到来之前扭转局势。
在21日欧盟召开的一次闭门贸易部长会议上,欧盟28国贸易部长均意识到了目前WTO改革出现僵局的紧迫局面。就在2018年,欧盟还拿出了一份综合性WTO改革方案,其主要改革内容兼顾了当时美方对于上诉机构改革的诉求,然而目前美方对这些改革方案都不置可否。
芬兰贸易部长斯基纳里(Ville Skinnari)在会上提出,WTO争端解决机制处在十字路口,全球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正处于危险之中。
为了挽救WTO体系,除了拿出改革方案之外,欧盟做了很多双边努力,其中包括同加拿大和挪威等方面达成有关双边仲裁的条约,并希望这样的自愿双边条约可以促成164个WTO成员方达成仲裁方面的诸边协议,用欧盟贸易委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m)的话说,希望这样的诸边协议起码能够达到“关键多数”。
不过,大部分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和学者都不看好这样的未来,并认为这种仲裁方式所覆盖的内容过于窄小,且欧盟和加拿大等国本来就是多边贸易体系的良好遵守者,关键问题在于如何约束美国。
巴尔舍夫斯基表示,若到12月中旬还看不到上诉机构任命新法官,对于国际贸易而言,这将是非常混乱的, 这意味着将没有规则、没有法律、没有标准、没有一致性,该(WTO)系统没有可靠性,且将酝酿系统中的灾难性后果。
不过,在全球化智库(CCG)近日于北京举办的圆桌会上,WTO副总干事沃尔夫(Alan Wolff)对上诉机构若停摆后的未来指出,“这取决于各成员方是否有务实的解决方案应对。譬如说,印度尼西亚和越南表示如果上诉机构瘫痪,会遵守此前法官的裁决。同时,欧盟和加拿大将任命上诉机构以前的成员担任仲裁员。这是大家各自的决定,但我的猜测是,各国会找到出路,所以我不认为会出现巨大的混乱。”
他同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危机也可以创造出机会,我们需要每个国家去思考自己到底能够给这个体系贡献些什么,而这是过去几年中都未曾出现的。”
(记者高雅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戚德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