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医保电子凭证发布:支付宝、微信连接13.5亿人健康数据

[复制链接]
needoo 2019-11-26 08:12:45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经过7个先行测试省份对2.2亿参保人医保基础数据的采集,16个地市的应用测试之后,我国医保电子凭证迎来了首发式。
11月24日,济南市高新区市民杨莉萍女士成功申领了全国首张医保电子凭证。国家医保局副局长施子海表示,这标志着参保人将拥有“一人一码”的医保电子身份凭证。
当前,医保电子凭证在山东、上海等七省(市)率先开通。按照此前的时间表,到2020年,这一“看病不带卡,只用医保码”的便民举措将向全国推开。
除了国家医保服务平台这一官方渠道之外,国家医保局还授权认证微信、支付宝为激活使用医保电子凭证的第三方渠道。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全国统一的医保公共服务平台会为第三方支付平台提供接口。可以预见,不仅仅是微信、支付宝,未来更加成熟的移动支付渠道也有经过认证授权与国家医保平台连接的可能。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经济学教研室主任应晓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医保电子凭证的意义远远超越了方便参保人求医问药和提升医院管理效率这一层次,它是我国第一次将个体医疗行为在全国层面上联网,这将有助于建立个人就医档案以及对个人就医行为的诚信进行监管。

从刷卡到刷脸满足不同需求
从11月24日起,全国医保电子凭证在河北、吉林、黑龙江、上海、福建、山东、广东七个省(市)的部分城市将陆续开通使用。
医保电子凭证由国家医保信息平台统一签发,电子凭证通过实名/实人认证技术,采用加密算法形成电子标识,具备安全可靠、认证唯一等重要特点。
通俗地来说,医保电子凭证就是国家医保信息平台上生成的一个编码,一人一码,是参保人进行全国医保线上业务的唯一身份凭证。
为了与实体卡有所区分,医保电子凭证并没有叫做“医保电子卡”,它不依托实体卡,并不是现有实体医保卡的电子化。目前,医保卡由各地社保部门发放,并没有实现全国通用,但医保电子凭证是全国通用的,标准全国统一,跨区域互认。参保人可以凭电子凭证在全国办理有关医保业务,这将极大地增加参保人异地就医的便捷性。
施子海表示,医保电子凭证的研发工作基本完成,管理系统已经建成,并先行在7个省份进行了应用测试。目前,7个先行测试省份已经采集了医保基础数据,生成了2.2亿参保人的医保电子凭证,16个地市完成了应用测试,部分医药机构实现了电子凭证全流程就医购药。测试结果表明,医保电子凭证已经具备了推广应用条件。

今年11月初,医保电子凭证开始试运行期间,山东省济南市的参保人可以在一些大医院的便民门诊和保健门诊“刷脸”就诊。医生进行诊间结算,参保人可以在医保电子凭证中支付,需要由医保基金支付的,基金会直接进行结算,大大减少了病人来回排队的时间。
济南市中心医院院长苏国海表示,患者到医院一般要三次排队:挂号、检查缴费、处方缴费,一般耗时要60到90分钟,但如果通过医保电子凭证和医间诊间结算系统的结合,熟练的医生只需要多花5到10秒,就可以省去患者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让患者有更多的时间与医生交流,提升了患者的就医感受。
苏国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医保电子凭证与医院现有信息化系统叠加产生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应,医院所投入的成本并不大,医保电子凭证不仅解决了患者多次排队的问题,还解决了长期困扰医院的患者身份认证问题,在提升医院的管理效率的同时,也保障了医保基金的安全。
腾讯公司政务云副总裁王景田此前在国家医保局的一次会议上表示,过去两年,腾讯公司在全国80个城市试点了微信的医保支付业务,覆盖上万家医疗机构(包括药店),实现患者就医缴费全流程线上化,医保患者挂号缴费平均节省46.3分钟。
医院就诊只是医保电子凭证使用的场景之一,参保人还可以通过电子凭证享受各类在线医疗保障服务,包括医保业务办理、医保账户查询、远程诊疗、购药支付等。目前,医保电子凭证已经在福建省实现就医购药、无卡结算等应用落地,济南全市576家定点零售药店也实现了扫码购药。
值得注意的是,电子医保凭证并不会取代社保卡等其他医保身份识别的方式。目前,城镇职工医保信息系统普遍支持社保卡,7个省份(约2亿新农合参保人员)的新农合信息系统全部支持身份证。未来,这些医保身份识别的方式将长期共存。
今年7月,国家医保局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5779号建议的答复称,为了有效延续和满足不同人群获取医保服务的习惯和需求,国家医保平台同步建设集社保卡和身份证双卡认证、医保电子凭证认证、生物特征识别等功能于一体的全国统一规范的多层次医保身份识别认证体系,以适应广大参保者对多样化身份认证的需要。
应晓华还表示,医保电子凭证相当于给了参保人一个电子身份,将参保人的相关信息都整合到了一起,从挂号看病、诊疗、到医保基金直接结算,再连到微信、支付宝进行自费部分的付款,形成了完整的闭环。

医保信息化撬动产业互联网
医保电子凭证是国家医保局的重点工程“医保标准化信息化建设”的组成部分。自2019年国家医保局启动医保信息系统的建设工作以来,吸引了众多上市公司的参与。东软、易联众、久远银海等多家上市公司中标医保信息化建设项目,阿里、腾讯等企业也有所参与。
比如,此次上线的国家医保服务平台官方APP即由易联众承建。易联众方面称,公司参与了医保电子凭证专项建设,协助国家医保局制定了医保电子凭证技术规范,为国家医保服务平台APP上线提供了技术支持。
施子海表示,医保标准化信息化建设进展顺利,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15项医保业务标准编码已发布,进入数据维护和测试应用阶段。国家信息平台建设紧锣密鼓地推进,14个子系统的设计工作按计划推进。地方平台绝大多数已经完成可研编制,进入立项阶段,有的开始作招标准备。
与参与医保IT建设的企业不同,阿里、腾讯更多地是进入到医保移动支付领域。从2016年起,这两家公司就开始在全国排兵布阵,与多个地方政府以及医疗机构达成医保移动支付合作,这成为它们构建医疗服务生态圈的关键一环。
在此次医保电子凭证落地中,参保人不仅可通过国家医保官方APP,还可以通过微信、支付宝等经由国家医保局认证授权的第三方渠道激活使用。参保人在微信和支付宝激活医保电子凭证后,就可以实现就诊、购药等的医保支付和查询功能。
应晓华表示,微信、支付宝成为医保电子凭证的第三方渠道,属于强强联合,医保看重的是微信、支付宝支付的便捷性,今后微信、支付宝的使用人数、使用场景都会发生改变。
以微信为例,在医院,用户可通过微信扫码缴纳医保挂号和诊间支付费用,减少窗口排队跑腿;在药店,用户可出示微信中的医保码进行购药,无需麻烦找零和刷卡。除此之外,每笔医保支付明细都可以轻松查询,一目了然。
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表示,我国已经实现了全民医保,医保覆盖人数有13.5亿,微信、支付宝进入这个支付市场之后,对他们的健康大数据平台建设是至关重要的,未来他们若要与合作伙伴开发一些商业补充保险产品,医保移动支付所形成的大数据库可以起到关键作用。
《2018年全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全国基本医保基金总支出17822亿元,比上年增长23.6%。若按照2018年的增速计算,到2019年末,全国医保基金总支出将超过2万亿。
责编:黄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