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部分中小行资本充足率告急,改善公司治理机制是关键

[复制链接]
tgbtyhb 2019-11-26 08:12:46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去年三季度以来,监管层大力推动商业银行补充资本。今年以来,不少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在发行永续债上取得一定进展。但不少急需补充资本的中小银行却在短期较难取得突破。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11月,已经有8家中小银行想证监会提交了定向发行说明书(申报稿),较其他月份有了大幅增长,但由于监管在这方面要求趋严,流程繁琐,中小银行需求很难在一时之间得到满足。更有一些银行资产充足率变成负数。
整体而言,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水平总体良好,但存在结构性分化。“对于中小银行而言,持续的外部资本补充必不可少。建议引入基金、年金等长期投资者参与投资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工具,同时鼓励外资金融机构参与到市场中来。中小银行一方面可以通过股东增资、IPO或者增发来补资本,也可以积极参与到发行创新资本工具中来。”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部分中小行急缺资本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10.5%、8.5%及7.5%。而在11月份提交定向发行说明书的8家银行中,有3家低于监管红线,其中有2家银行资本充足率为负数。
江西玉山农商行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7.91%,均未达到监管大于等于10.5%要求;鹰潭农商行同样如此,在2019年9月末,其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29%。
“主要原因是2018年公司不良贷款攀升,导致资本净额中的扣除项目--贷款损失准备缺口较大,贷款损失准备缺口为不良贷款期末余额减去贷款损失准备期末余额,2018年公司不良贷款攀升导致贷款损失准备缺口较大。2019年9月末公司不良贷款规模相对较为稳定,但贷款损失准备期末余额有所增加,导致贷款损失准备缺口有所减少。”鹰潭农商行称。
另外,桐城农商行公司不良贷款居高不下,不良贷款率未达到监管指标,在2018年末拨备缺口高达14.07亿元,拨备覆盖率也未达到监管指标,从而造成资本严重不足,导致资本充足率不符合监管要求。
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13.05%,相较于2016年13.5%的高位还有45BP的距离。但由于经营区域性的限制,未来仍有较大的风险敞口。
与农商行同样存在资本充足率压力的还有城商行。截至第三季度,城商行最新资本充足率为12.51%,相较第一季度的12.64%,已经下滑了0.13个百分点。“应监管的要求,为降低风险,我们正在大力压缩同业业务,未来行业会有一段艰难期。”一位东北地区上市银行副行长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城商行资本水平是各个组别当中最低的。存量角度来看,城商行二季度以来不良率高企,资本存在被侵蚀的威胁;增量角度看,城商行在银行风险事件之后同业负债收缩最为严重,未来有些结构大概率缩表。”兴业研究分析师郭益忻称。
截至今年9月份,国有大型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6.18%,已经站在历史的高点,较第一季度的15.67%上升了0.51个百分点;股份制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3.4%,较第一季度12.64%上升了0.76个百分点。
内外结合补充资本
一般而言,银行的资本由两大部分组成,一是内生积累,二是外部补充。但根据银保监会披露的最新数据,三季末全行业利润告别两位数增长,滑落到9%。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行增速仍然较高,而农商行仅有5%,城商行利润同比增长则罕见地出现了负数,也就是说,城商行和农商行很难通过内生积累来补充资本。
在外部补充上,不同类型的银行资本存在非常大的差异。国有大型银行和全国股份制银行资本较高,补充手段也丰富多样,今年已经发行大量的二级资本债、永续债等。而农商行和城商行的补充手段也相对单一。
徐承远称,持续的外部资本补充必不可少。从监管角度,由于中小银行整体实力有限,监管部门可以继续降低外部资本补充工具的发行门槛,简化审批流程,提升审核效率;从投资端,建议引入基金、年金等长期投资者参与投资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工具,同时鼓励外资金融机构参与到市场中来;从发行角度来看,中小银行一方面可以通过股东增资、IPO或者增发来实现注册资本实力的扩大。另一方面,随着政策对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优先股的鼓励,中小银行可以积极参与到发行创新资本工具中来。
《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健全可持续的资本补充体制机制,重点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资本结构。
“目前我国商业资本补充工具较少,尤其是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匮乏。对非上市中小银行而言,一般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可以使用的一级资本工具更是有限,这对中小银行业务发展带来一定影响。因此,为实现业务稳健可持续发展,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银行迫切需要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加大资本补充力度。”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称。
下一步,董希淼称,还应加快建立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一方面,银行需要内外源相结合进行资本补充。内源性资本补充主要依靠提升盈利能力,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并适当控制风险资产的增长速度。外源性资本补充需要从审慎角度出发,根据市场情况统筹运用境内外各类资本工具适当补充,比如适时通过优先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补充资本。
对于当前已经出现的问题中小银行而言,徐承远表示,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资本补充:问题银行股东直接进行资本注入,核销风险资产等形式增加资本实力,实现资本补充;针对一些存在风险的中小银行,也可以通过吸引战略投资者,通过增加实收资本进行资本补充。
“由于部分中小银行在经营状况、资产质量等方面存在较大问题,资本工具顺利发行存在较大困难,主要是缺乏有效投资者。针对这一局面,中小银行可以通过完善公司治理、优化业务结构、提高自身盈利和抗风险能力,增强投资者的信心。从长远看,中小银行除了通过补充资本金的方式来维持自身发展,应建立更好的公司治理机制,提升内部管理水平,更好地控制风险并提升资本集约化发展水平。”徐承远称。
责编:林洁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